繁凡

专业三十年的甜饼爱好者
嵐&関ジャニ∞
就是很喜欢他们
谁要是骂他们我就要打谁
(往死里打

【相二】深い森


01

  相叶雅纪生活的小镇坐落在一座大山的脚下。他经营着一家小小的面馆,只做拉面。但他家的拉面是全镇最好吃的,很受欢迎。


  有孩子吃得嘴唇油乎乎的,捧着碗问相叶雅纪:“相叶哥哥,为什么你家的拉面这么好吃呀?”

 

 相叶雅纪会接过孩子手上的碗,拿着毛巾给孩子擦嘴,“因为我在面里放了秘密的香料哦~”而孩子们再去追问他,却一个字也不再多说了。任孩子们怎么闹,相叶雅纪都只是微微笑着不开口。


  晚上关店之后,相叶雅纪一个人坐在不宽敞的厅堂里,给自己斟了杯酒。


  “又要到满月了啊……”抿了一口,轻声念叨。


02

  一大早相叶雅纪就背着小竹筐上了山。


  每个月满月的那天面馆都是不开店的,相叶雅纪总会一个人上到后山去采那所谓的“秘密的香料”。

 

 去往那个断崖的路走了几年,相叶雅纪闭着眼都能走过。清晨的森林蒙着一层清清淡淡的薄雾,朝阳的光线从中穿过再散开,照亮了刚从睡梦中醒过来的森林。相叶雅纪脚步轻盈地在树木间穿梭,偶尔会有吟叫着的小鸟从树枝上飞下来,站在他的肩上。


  “早啊。”相叶雅纪偏头跟小鸟问好,“今天的天气会很好呢。”

 

 断崖在山顶,还是在小镇所在的山的背面。相叶雅纪通常走到断崖的时候,已经是正午了。找块空地坐下,取下竹筐,把里面的便当拿出来,吃过后便又重新背上竹筐开始工作。熟练地把麻绳绑在断崖旁的大树上,一点一点往断崖下降。

 

 那是一种只生长在这处断崖的峭壁上的草。相叶雅纪不知道这种草叫做什么,但是它放入汤里味道极佳。这就是相叶雅纪家的拉面格外好吃的秘密。无名草生长在石块的缝隙间,叶子常年是黄绿色的,在近乎寸草不生的峭壁上很容易就能找得到。相叶雅纪采摘了一个月足够用的量,攀着石头慢慢爬回山顶。

 

 随意地用衣袖擦了擦额上冒出的汗,收起麻绳,相叶雅纪并不急着下山,大咧咧地躺在地上,闭上眼就开始睡觉。

 

 等相叶雅纪睡足醒来,天早就黑透了。圆月高高地挂在天空中,好像在提醒相叶雅纪睡过头了。正如相叶雅纪早上对小鸟说的,今天的天气的确很好,没有云的遮挡,月光正好足够为相叶雅纪照亮前进的路。


  急匆匆跑到目的地,那人早就在那了。感受到了相叶雅纪的到来,那人转向他的方向,轻轻勾起嘴角。


  浅色的眸子澄澈如一旁波光粼粼的潭。


03


  小镇后的大山对孩子来说,总是神秘而富有吸引力的。相叶雅纪一个人跑到山里去探险也根本没有考虑到自己会迷路的状况。

 

 当他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找不到熟悉的路了。眼看着天色渐渐昏暗,无法回家的相叶雅纪急得眼泪在眼眶中不停地打转。

 

 在繁茂的森林里慌乱地奔跑,越着急就越容易走岔路,一个不留神就被地上的树根给绊倒了。


  摔得腿生疼的相叶雅纪,一直努力忍着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地流了出来。相叶雅纪趴在地上,把头埋在臂弯里低声抽泣。


  原本寂静的森林里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琴音。相叶雅纪立刻抬头,以为是自己的幻听。紧接着,又是一声。

 

 相叶雅纪忍着腿上的痛爬了起来,跪着移到了一根粗大的树根旁,扒着树根小心地探出半个头。


  天已经黑了,但月光从树的间隙中撒下来照亮了不远处的一个小潭。满月的月光似乎要比平时的更亮。

 

 而琴音的来源,是一头有着巨大的犄角的巨鹿。巨鹿踏着月光,一步一步慢悠悠地走向小潭。琴音就是从它的脚边传来的。每当它的前蹄落在地上,琴音就会响起。就仿佛它不是在地上走,是在琴键上。

 

 巨鹿走到小潭边,却并没有去喝水,只是弯下腿,伏在了潭边。月光下的乳白色鹿角就好像在闪闪发着光。


  相叶雅纪屏住呼吸,害怕会破坏这宁静的美好。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好看的动物,他看得有些呆,忘记了疼痛,也忘记了恐惧。


  可巨鹿发现了相叶雅纪,并不知道它是怎么发现的。它慢慢转向相叶雅纪所在的方向,它的眼睛是浅浅的琥珀色,就这样不带一丝情感地看向相叶雅纪。


  “你出来吧。”巨鹿竟说话了!相叶雅纪睁着他的杏仁眼有些难以置信,巨鹿的嘴并没有张开,可声音又的确是从它那传来的。


  “喂,小鬼,说你呢,给我过来。偷看什么的可是不对的。”又说话了。巨鹿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一个青春期叛逆的少年,很不屑不耐烦的样子。


  相叶雅纪撑着树根慢慢站起身,刚刚因为摔倒而磕破的腿让他疼得皱起了眉。一瘸一拐地勉强走到了巨鹿身前站定,近距离地与那对琥珀色的瞳对视,相叶雅纪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窒息感。


  “你不怕我?”巨鹿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是在笑。相叶雅纪微微摇头,“不怕。”孩子对未知总是会有特别的胆量。


  “呵呵呵,”这次听得清楚了,巨鹿爽朗的笑声。它低头看着相叶雅纪的腿,“这是怎么了?”


  “摔了。”从巨鹿似有魔力的眸子里逃出来的相叶雅纪的视线被同样巨大的鹿角吸引了。整个鹿角呈分枝状,由于比一般的鹿角要大上好几倍,它的鹿角的分枝比之普通的4、6枝要更多一点。主枝弯曲,朝两侧的上空伸展。表面很光滑,没有多少一般鹿角会有的很多稀疏细小的孔洞。乳白的颜色看起来让人忍不住想要摸一摸。


  而相叶雅纪也的确这样做了。掌心触碰到光滑的鹿角,手感和想象中的一样好。巨鹿被相叶雅纪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头甩了甩,鹿角差点撞上相叶雅纪。


  “我说你这个小鬼,很没礼貌诶。”巨鹿的眼睛里有了情绪,像是恼怒但又还没到那个程度。


  相叶雅纪连忙把手拿下来,背在身后,“抱歉。”垂下头。


  巨鹿的声音又带了些无奈,“嘛,真是的,把腿伸出来吧。”“嗯?”相叶雅纪刚低下的头又立刻抬了起来。


  再次和巨鹿对视,这次,巨鹿的漂亮眼睛里又多了一些情绪,比刚刚要更亮了。


  “我来帮你这个冒失鬼把伤口治好。”


  其实也是很温柔的啊。


04


  相叶雅纪的眼睛亮晶晶的,“哇,腿好了!”原地蹦了蹦,已经完全没有刚刚磕坏的痕迹了。


  “这是怎么做到的啊?是魔法吗?”刚刚巨鹿叫他闭眼,实诚的相叶雅纪用手捂住眼睛就连一条缝都没有张开。


  巨鹿的声音带着故作玄虚的神秘,“哼哼,是秘密哦。才不告诉你。”


  相叶雅纪盘腿坐在巨鹿前面,歪嘴笑道,“谢谢你!”


  “还是知道礼貌的嘛。”巨鹿的嘴里不知何时叼着根草,黄绿色的叶子随着它站起身而抖动,“你是迷路了吧,我送你回去。这么晚了,家里人该担心了。”


  巨鹿示意相叶雅纪爬上它的背,相叶雅纪抱着巨鹿的脖颈,本以为会是温热的却意外的冰凉。


  “鹿先生没有体温吗?”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巨鹿的相叶雅纪只能这样叫巨鹿。巨鹿却没有回答他,转移了话题,“我可是山神哦。小鬼,要叫我山神大人。”相叶雅纪愣愣地点点头。

 

 本就又累又困,伴着琴音,相叶雅纪就这样趴在巨鹿的背上睡着了。


  而等他再次醒来,看到的就是自己房间的天花板了。坐在床上发着呆的相叶雅纪被母亲催促着去洗漱。


  “妈妈,我昨晚是怎么回来的啊?”在吃早饭的时候相叶雅纪提出了疑惑。

  

  母亲为相叶雅纪倒了杯牛奶放在他桌前,“你个傻孩子果然是玩太疯了,这都不记得了。是那个叫二宫的孩子送你回来的,多亏了他碰到了迷路的你,不然看你怎么办。你倒好,还半路睡着了,让人家背你回来。”


  他不是被巨鹿送回来的吗,可是巨鹿是怎么知道自己家在哪的呢。还是说,真的是自己太累了,那只是一场梦。


  可是他醒来时手上却握着那根黄绿色的草。


  “二宫……”相叶雅纪轻声念着这个陌生的姓氏,没有一点关于他的记忆。


  相叶雅纪跑遍了整个小镇,也没有找到一家姓二宫的。大野、樱井、松本,什么都有,唯独没有二宫。巨鹿和那个自称二宫的少年,都仿佛是相叶雅纪那天做的一场梦。但这个梦又太过真实了,相叶雅纪时不时会想起巨鹿白色的大鹿角、冰凉的体温和琥珀色的眼睛。


  那根草被相叶雅纪夹进了日记本里,提醒着他那不是梦。


05

  第二次遇见巨鹿已经是相叶雅纪高二的时候了。相叶雅纪没有想到他还能再次见到巨鹿。


  那天是生物课的实践课,全班都去了后山。相叶雅纪一个人回想着当时的事,走着走着就和大部队走散了。熟悉的迷雾,熟悉的逐渐昏暗的森林。不同的是相叶雅纪的心情。


  他是有些期待的。


  当他听到远处传来的梦境中的琴音时,他激动得都要哭出来了。顺着琴音跑过去,如愿以偿地看到了正走向小潭的巨鹿。和以前一模一样。


  “山神大人!”相叶雅纪朝巨鹿用力地挥手。反倒是巨鹿被他的突然出现给吓到了,向后退了好几步,“你怎么?!”那双被相叶雅纪记在心里的眼睛里充满了震惊,还有一种他说不出的情绪。


  “是我啊!”相叶雅纪停住,用手指着自己,杏仁眼睁得大大的。巨鹿看了他好一阵,才恢复平平淡淡的样子,继续朝小潭迈出脚步,“啊,是相叶家的小鬼啊。”又和以前一样伏在了潭边,“原来都过去这么久了,你都长这么大了。”


  相叶雅纪也跑到了巨鹿身边,气喘吁吁,“我,我有好多问题想要问你!我......”却被巨鹿不耐烦地打断,“停!我可不想费脑子回答你那么多问题。就给你三个机会。”


  “怎么这样?”相叶雅纪刚表示自己的不满,巨鹿就懒洋洋地说道,“没办法,我就这样。好,这是第一个。”半眯起的眸子里闪着狡黠的光。


  “诶?!”相叶雅纪张着菱形嘴,满脸的不可思议。


  巨鹿却笑了,“呵呵呵,快点,还有两个问题,不问拉倒。”“我问!”相叶雅纪摸着下巴仔细考虑该问哪两个。


  “你叫什么?”再次望进那浅色的瞳,现在的相叶雅纪找到了能够形容的词——摄人心魂。


  巨鹿闭上眼睛,“二宫和也。”相叶雅纪也许知道了为什么巨鹿总是会在这小潭旁,除了眼睛,声音也如这小潭一样的纯净。


  二宫。最后的问题不需要问出口了——“你认识一个叫做二宫的少年吗?”


06

  毫无预兆巨鹿就在眼前化成人形,在几年后相叶雅纪看到了那年母亲口中的二宫。如声音般的干净的少年,清爽的短发发尾微微上翘,一身白衣站在月光下,仿佛一尊漂亮的琉璃雕像。二宫和也朝相叶雅纪眨了眨眼,“好久不见。”相叶雅纪似乎听到了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水珠顺着白净的脖颈一路滑入宽大的衣领,留下了淡淡的水渍。相叶雅纪盯着形状好看的锁骨,咽了咽口水。


  二宫和也甩了甩稍微被水打湿的头发,随意地把额前的刘海往后撩,抬眼看向相叶雅纪,连眼睛也是湿润的。


  “你怎么了?”二宫和也微微皱眉看着面前仿佛石化了的相叶雅纪。听到二宫和也的声音,相叶雅纪这才回过神来,目光躲闪,“没,没怎么。”


  蹲在潭边洗完脸的二宫和也轻巧地跳到一旁的大石头上,俯视着相叶雅纪,“你会做拉面了吗?”


  “诶?”相叶雅纪歪头,完全不能理解二宫和也跳跃的思维。


  “算了,没事。”二宫和也蹲下身,和相叶雅纪平视,捧着脸细细端详他,“真好呢。”  


  相叶雅纪看着二宫和也,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


  二宫和也似乎很乐意与相叶雅纪打交道,不然,也不会在相叶雅纪面前现出人形。自那天起,相叶雅纪有了特权,被二宫和也授予了前往小潭的路线记忆,无论何时他总能找到小潭,和二宫和也见面。


  二宫和也是守护这座山的山神,已经在这座山里活了很久了,久到时间在他这似乎都变得慢了。他不能轻易走出这座山,只有每月的满月之夜他才能出山,而且必须要在第二日的日出前回去。否则,就会化成灰烬。


  每一任山神在把山交付给下一任山神后,就会在非满月之夜的日子走出森林,结束自己的使命。


  但二宫和也这位山神,莫名对拉面的执念很深。自从和相叶雅纪熟了以后,就一直嚷着要吃拉面。然后在某个满月之夜,相叶雅纪领着二宫和也来到了自己家,端出了热腾腾的拉面。


  “我特意为你学的!”相叶雅纪的脸上洋溢着满意的笑容。二宫和也却看着拉面发起了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隔着拉面的热气,相叶雅纪感觉二宫和也的眼睛湿湿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下一秒二宫和也就笑了。从怀里掏出了一株小小的黄绿色的草放入拉面,和相叶雅纪保存了这么多年的是一种。


  “果然还是一样好吃……”相叶雅纪之前没看错,二宫和也的眼中全是泪水。


  “二宫桑,你,你怎么了?”相叶雅纪有些担心二宫和也,二宫和也却把拉面推到了他的面前让他尝。


  疑惑着夹了一筷子拉面,放了那个草之后的拉面多出了一股奇特的香味。吃了一口后,相叶雅纪激动地看向二宫和也,“超好吃啊!”神奇的草让拉面的味道整个提升了不知道多少个等级。


  二宫和也看向相叶雅纪的眼睛没有波澜,轻描淡写地说道,“相叶氏,该醒过来了吧。”明明是疑问句,语气确是肯定的。


  还吃着面的相叶雅纪先是疑惑地皱眉,突然眼泪就滑了下来。


  “kazu?”


07

  你相信前世的存在吗?


  那时的二宫和也才刚被确认为下一任山神,也还不能化成人形。他必须要度过一场劫才能成为真正的山神。那晚还是小鹿的他在森林里四处逃窜,而雷电依旧穷追不舍。被逼到断崖边的他在马上就要被击中的时候,突然出现的相叶雅纪冲了上去抱住了他,两人一起掉下了断崖。


  还好相叶雅纪眼疾手快抓住了崖壁上的藤蔓,才不至于摔下去。废了很久的工夫,他们才重新回到崖顶,而那时劫也已经过去了。


  “哇,刚刚真是好险啊!”相叶雅纪小心地把二宫和也放在地上,擦了把汗,看着二宫和也就笑了。刚刚差点就要死掉现在却还能开心地笑着。二宫和也忍不住想,是不是人类都是这么傻。


  再次见到相叶雅纪,是二宫和也成为山神之后了。初次的满月之夜,他出了森林,到了人类的小镇上。随便走进了一家面馆,一眼就认出了相叶雅纪。当然,相叶雅纪不可能知道二宫和也是之前的那头被他救下来的小鹿,只当他是一个路过的异乡人。


  “请问,需要来一碗面吗?”相叶雅纪其实已经打烊了,但他看到身材瘦小却又穿着宽大的白色长袍的二宫和也,就想为他做饭。


  “我,”二宫和也没吃过人类的食物,瞥见墙上贴的菜单,“那就招牌拉面吧。”


  “好嘞!”相叶雅纪又露出了和那天一样的笑容。


  就是那天,二宫和也吃到了他这辈子吃到的最好吃的东西。本来并不爱吃东西的二宫和也连汤都没剩,一大碗拉面,全部吃光了。舔了舔嘴唇,二宫和也往椅子的靠背上一倒,“那个,我没钱。”语气却是毫不心虚。


  相叶雅纪对于这种吃霸王餐的行为不怒反笑,“没事,就当是我请你的吧。”二宫和也皱着眉看着相叶雅纪,人类是不是真的只会傻笑。


  后来,每月的这天晚上,二宫和也能出森林的这个时候,他就会去相叶雅纪的面馆里吃一碗免费拉面。同时也和相叶雅纪慢慢熟络了起来。最后,熟到了相叶雅纪可以把拉面好吃的秘密告诉他的程度。


  “其实啊,我的拉面里有放一种神奇的草哦。”相叶雅纪拿着毛巾给刚吃完面的二宫和也擦嘴,“之前我救了一只被雷电吓得掉下悬崖的小鹿,然后那天我身上粘到了这个草,煮面的时候不小心掉到了汤里,结果就发现味道变好了ふふふ”


  二宫和也没忍住白了相叶雅纪一眼,“你是笨蛋吗,都不知道是什么就吃下去了,万一有毒呢。”


  “不会的啦,你看我吃了这么久没有一点事啊。不然我怎么可能会给客人,还有kazu吃呢。”相叶雅纪抱着二宫和也,头靠着头,笑得眼睛眯了起来。


  既然你给我分享了你的秘密,那么,礼尚往来。


  二宫和也凑到相叶雅纪耳边,轻轻地说,“其实啊,我就是那只小鹿,你信吗。”


  “信啊。”相叶雅纪的手抚上二宫和也的脸。


  后来相叶雅纪在森林里被喊他“相叶氏”的巨鹿给吓得跪在了地上,很显然他当时并没有信二宫和也的话。再之后,被巨鹿用熟悉的声音一直“バカバカ”地骂,不信也会信了。


08

  恢复了前世记忆的相叶雅纪恨不得天天和二宫和也在一起。抱他在怀里,揉他柔顺的头发,抚摸他的脸颊,亲吻他的嘴唇。一刻也舍不得分开。


  相叶雅纪抱着二宫和也说,要给他做一辈子的拉面。高中毕业后相叶雅纪就开了家面馆,只做拉面。平时二宫和也不能出森林,他就会在晚上关店后去找二宫和也。他们可以什么都不做,就靠在一起闲聊。这样就已经让两人满足。而满月之夜二宫和也就会跟着相叶雅纪离开森林,第二日天亮前再依依不舍地道别。


  这样难得的夜晚,怎会舍得睡着呢。


  相叶雅纪坐在小潭旁的大石头上,手搭在二宫和也的肩上,安静地听着他说着刚结的松果就被一只贪吃的松鼠摘走了,明明还没到冬天那只成天抓鱼的大棕熊就已经爬回山洞冬眠了,有花粉症的花神又来找他哭诉说要辞职之类的山里的事。两人的脸贴得很近,近到相叶雅纪可以数清二宫和也的睫毛有多少根。忍不住在二宫和也的脸颊上印下一个吻,二宫和也先是一怔,接着就是笑嘻嘻地凑上自己的唇。


  刚吻上粉嫩柔软的唇,二宫和也灵巧的舌就急不可耐地窜了过来。叼过他的舌细细品味,手情不自禁地撩开他后颈处的头发抚上细腻的肌肤,用指腹轻轻细摩。二宫和也的手也攀上相叶雅纪的背,微微抬起下巴,好让这个吻更深。


  一吻完毕,二人皆是依依不舍地离开对方的唇。相叶雅纪搂着二宫和也,手指卷着他柔顺的棕发。二宫和也靠在相叶雅纪的肩上,伸出手对着月亮,月光从指缝间泻下来,落在白净的脸上,照亮了那琥珀色的眼。


  “呐,你还是去摘那个吗?”二宫和也开口。


  相叶雅纪点头,“嗯。不然怎么给kazu做最好吃的拉面呢。”推了推还想继续瘫在自己身上的二宫和也,“走吧,我去做给你吃。很想吃了吧?”


  “嘁,”二宫和也不屑地坐起身,“才没有。”却任由相叶雅纪牵着自己的手往森林外走。


  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回到相叶雅纪的小面馆,二宫和也轻车熟路地摸出属于他的碗和筷子摆好,歪着头等着相叶雅纪做面。


  “还说不期待?嗯?”相叶雅纪挽起衣袖,端出锅,准备做每月用最新鲜的无名草增味的专属拉面。谁叫某人曾孩子气地说过,“最好吃的拉面只能做给我吃!”


  无名草即使晒干后碾成粉放入汤中也依旧美味,但却比不上刚摘下来直接放入汤中。每月的这天,相叶雅纪会去摘下无名草接二宫和也来吃这最美味的拉面。反正二宫和也只吃拉面,其他的面做不做也无所谓了。


  相叶雅纪没有给无名草取名字,他说这样就有种宣布了自己的所有权的感觉,但他并不能独占这个草。除非知道了它本来的名字,否则他是不会取名的。二宫和也对在奇怪的地方莫名执着的相叶雅纪既好笑又无奈,但却也喜欢着他的这一点。


  托腮看着二宫和也小口小口地吃着面,也跟镇上的孩子们一样吃得嘴唇油乎乎的,相叶雅纪忍不住笑了。


  “笑什么啊?”还是那样的很不爽的语气。


  相叶雅纪没有回答他,撑着桌子越过桌面再次吻上二宫和也的唇,尝尝自己这次做的面味道如何。

 


  厨房里传来瓷碗破碎的声音,清脆而刺耳。二宫和也冲进厨房,看到的是看着地上的碎片有些不知所措的相叶雅纪。


  相叶雅纪慌忙蹲下去捡碎片,手被划破,指尖冒出了血星。二宫和也跑去拉起相叶雅纪,把手指含在了自己嘴里,用舌头轻轻舔了舔,再拿出来,伤口就不见了。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二宫和也指责地看向相叶雅纪。


  相叶雅纪却不急着回答他,反而向二宫和也抛出了问题,“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也是这样帮我治好腿的吗?”


  “バカ!”二宫和也拍了一下相叶雅纪的头,“当时你感觉到我碰你了吗?”相叶雅纪想了想,摇头。


  “我只需要轻轻呼口气,你的伤口就可以好了。”二宫和也的表情有些小得意,“知道本山神的厉害了吗,渺小的人类。”


  得意洋洋的山神大人没有注意到相叶雅纪涌动着什么的黑色瞳仁,等他被固定在相叶雅纪和墙的中间时,再想反抗已经迟了。


  “我十分想领教一下山神大人的厉害呢。”相叶雅纪呼在二宫和也耳边的温热气息和低沉偏哑的嗓音,让二宫和也浑身酥麻使不上劲。


  “我可以把刚刚山神大人舔我手指的行为,看做是邀请吗……”不等二宫和也回复,便一口咬住二宫和也颤抖着的喉结。


  窗外依旧明亮的满月还悬在高空中,他们还有很多时间。


09

  二宫和也发现相叶雅纪的不对劲是在上次打碎碗的半个月后了。他握住相叶雅纪细到他都几乎可以一手握住的手腕,“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眼睛瞪得溜圆,声音止不住地颤抖。


  “那个kazu你先冷静,我没事的。”相叶雅纪试图从二宫和也的手中挣脱出来,然而他能使出来的力气却小得可怜。二宫和也紧紧攥着相叶雅纪的手腕,力度似乎能够捏碎那脆弱的骨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如果不是我现在发现了,难道你还想这个月满月的时候继续下悬崖摘草吗?相叶雅纪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相叶雅纪这天如往常一样到森林里来找二宫和也,二宫和也递给相叶雅纪一朵他刚摘的花,结果相叶雅纪接过的时候手却微微颤抖拿不住而让花掉了下去。二宫和也这才意识到哪里不对,一把扯过相叶雅纪的手臂把长长的衣袖往上一拉,原本结实的手臂瘦得近乎皮包骨。一瞬间所有悲伤的记忆像浪潮般涌上来,溺水的窒息感逼得二宫和也喘不过气来。


  果然,还是躲不过吗......

  

  相叶雅纪素净的米白色和服上是斑斑血迹,脸色苍白却还冲着他微笑,“kazu,你别哭啊......我现在可没法帮你擦眼泪了......


  二宫和也紧紧抓着相叶雅纪的手放在唇边,拜托,别闭眼!雅纪求你了!别......还没说完的话随着相叶雅纪慢慢合上的眼睛而停在嘴边,再无法说出来。


  我啊,果然还是最喜欢kazu了。


    留下蜷成一团的二宫和也跪在草地上失声痛哭。


10

  即使是山神也有无法做到的事。


  相叶雅纪的小面馆已经关门快一个月了,只在店前的木门上留下了一张便条,说他要去小镇外学习做其他面。


  这都是二宫和也编的。他在上个月的满月夜将虚弱的相叶雅纪带去了他在森林里的住所。他要尽他所能去救相叶雅纪。


  相叶雅纪的灵魂已经破碎得不成样了。


  前世的噩梦,再次降临。


  相叶雅纪替二宫和也挡了一劫,让二宫和也顺利成为了山神。可是相叶雅纪是人类啊,普通的人类怎么受得了山神的天劫呢。他的灵魂破裂了,注定活不长。可他们都不知道这个,直到相叶雅纪开始不时地吐血。相叶雅纪去看了医生,但医生却看不出他有什么毛病。二宫和也也看不出相叶雅纪怎么了,可他又的确一天一天虚弱下去了。


  二宫和也永远都忘不了那天。相叶雅纪离开他的那天。


  毫无血色的脸却还保持着微笑,相叶雅纪深黑色的瞳仁愈发的深邃,“kazu,我可能......”二宫和也捂住相叶雅纪苍白的嘴唇,“你不要说了!会有办法的!我会有办法治好你的!”


  可相叶雅纪衣服上刚吐出来出来的血表明,是时候说再见了。当二宫和也抱着渐渐冰冷的、再也不会醒过来的相叶雅纪时,他的心也死了。


  那天夜里,二宫和也收到了前任山神的托梦。他这才知道,是自己害了相叶雅纪。他把相叶雅纪的灵魂收在了以前相叶雅纪送给他的玻璃球里,用他的力量修复这破碎的灵魂。他以为已经好了,才会找到相叶雅纪母亲的转世,小心翼翼地把相叶雅纪的灵魂放入她怀孕的肚子里。


  和小小的相叶雅纪再次相遇,二宫和也藏起了自己强烈的感情。


  而与恢复了前世记忆的相叶雅纪,二宫和也要和他一起把前世的时间全部补回来。


  但是相叶雅纪的灵魂没有被完全地复合,二宫和也的能力不够。


  二宫和也又要失去相叶雅纪了。



  在山里问了一圈,依旧没人知道救相叶雅纪的办法,二宫和也拖着疲惫的步伐走进他的小木屋。相叶雅纪就躺在最里面靠窗的床上,垂在脸旁的黑发愈衬得肤色苍白。二宫和也上前拿起床边的水杯,用指腹沾了点水抹在相叶雅纪干裂的嘴唇上。就这样一直坐在床边看着熟睡的相叶雅纪,直到他醒过来。


  “kazu?你回来了......”相叶雅纪费劲地张开嘴,声音沙哑得不行。二宫和也吸了吸鼻子,别过脸“嗯”了一声,鼻音重重的。但相叶雅纪并没有注意到,又闭上了眼睛,“抱歉,我还是......”二宫和也知道他想说什么,把手指放在他的唇上,示意他不要再浪费力气在说话上,“没事,想睡就继续睡吧。”缩在长袍下的另一只手握成了拳。


  这些天相叶雅纪可以说是一直在睡了,一天中能有几个小时是清醒的就很不错了。二宫和也明白,相叶雅纪的时间不多了,可是他却还是什么都做不了。轻步走出房子,掩上门,慢慢蹲了下来,抱住膝盖。他真的不想再一次失去相叶雅纪了,山神,有什么用,连自己所爱的人都保护不了。他宁可不要做这个山神。


  惨淡的月光笼罩着小小的二宫和也,连空气仿佛都变得悲伤苦涩了起来。


11

  山神虽然是长寿的,但也不是永生的。时候到了,自有适合的人选出现接替山神之位。但二宫和也似乎不愿再固守陈规了,他想要改变。他委托花神替他照顾相叶雅纪,在满月之夜只身离开森林。他要去与住在地狱和深渊的夹缝里的女巫做个交易。


  女巫把玩着手中的水晶球,“你确定了?”二宫和也眼神坚定,“是的,我确定。”


  “可是这样你也还是不能和他在一起。”女巫抬眼看向二宫和也,如深渊般幽深的眸子看不出感情。


  “只要能让他好好地活下去就行。”顿了顿,“这是我欠他的。”


  “行,”女巫走到二宫和也的面前,伸出手抚摸他的脸,长长尖尖的指甲轻轻划过光滑细腻的皮肤,“那你可别后悔。”


  “不会的。”


  赶在日出前回到木屋,二宫和也一脸疲态。他跌跪在相叶雅纪床边,从怀里掏出从女巫那交换来的药粉,倒进水杯中,强行掰开相叶雅纪的嘴灌了进去。


  “咳咳......”被呛醒的相叶雅纪艰难地睁开眼睛,疑惑地看向二宫和也。而二宫和也却变得异常强硬,继续灌相叶雅纪。一旁的花神看不下去了,拉住二宫和也,“nino,你在做什么?”他的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二宫和也甩开花神,把杯子里最后的药喝进嘴里,堵上相叶雅纪的嘴强行喂完。


  站起身,拍了拍花神的肩,“在雅纪恢复前,麻烦你了。”说完就头也不回地冲出了房子。


  二宫和也用他自己换相叶雅纪的命。


  他让女巫把自己的生命加给相叶雅纪,让相叶雅纪足以健康安稳地度过这一生。作为条件,他放弃了自己山神的身份,将一身修为全部给了女巫。从今以后,他就只是这山中的一头普通的鹿,不会说话也不再有思想与感情。


  他还让女巫把相叶雅纪关于他的记忆抹去,被女巫拒绝了。


  “这就是另一个要求了,但是你没有能与我交易的东西了。”


  二宫和也躺在地上静静等待身体的变化。闭上眼,眼角有什么滑落。


  “我爱你,相叶氏。”趁着最后还能说出口。


12

  相叶雅纪是在他们初次相遇的那个断崖边找到二宫和也的。二宫和也蜷缩着躺在地上,像是睡着了,脸上还留着泪痕。他在二宫和也离开木屋后不久就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快速恢复。他问花神,花神除了摇头什么都无法回答他。于是一恢复到能下床了他就踩上鞋子也跑出了木屋,他要去找二宫和也,他才不要这样莫名其妙的类似诀别的气氛。


  小潭边没有二宫和也的身影,相叶雅纪唯一能想到的就只有断崖。看到二宫和也在那里,仿佛是他能预料到的。相叶雅纪冲向二宫和也跪在他身边用力地摇他,“kazu!醒醒!kazu!!”刚恢复过来的声音还很沙哑,过于用力地扯着嗓子喊叫,喉咙甚至还有些痛,但相叶雅纪顾不上那么多。他只想让二宫和也醒过来。


  “嗯?”二宫和也揉了揉眼睛,慢慢睁开眼睛,“怎么了雅纪?”像是刚刚睡了一个好觉,整个人都是迷糊的。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雅纪?!”直直地盯着眼前的相叶雅纪。


  “是我是我!”相叶雅纪一把将二宫和也抱入怀中,忍不住地颤抖。二宫和也被圈在相叶雅纪怀里不敢置信,“我这是在做梦?”


  一只乌鸦不知从哪飞了出来,落在一旁的石头上,一张嘴就是女巫的声音,“我刚刚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东西。你们旁边的悬崖上长了一种草,二宫你吃过它吧。它好像保住了你的人形。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似乎让你捡了一个大便宜。这次交易我亏了,不过这个草我拿去研究了,就不追究了。”


  二宫和也过了好一会儿才把事情的突变理清,“按你说的,那我现在,是普通人了?”


  “谁知道呢。”语气却是意味深长。乌鸦拍了拍翅膀,飞走了。


  相叶雅纪一头雾水,用头蹭了蹭二宫和也,“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都听不懂。”二宫和也看着相叶雅纪充满疑惑的黑眼睛,忍不住笑了,这是他在相叶雅纪病倒后第一次露出笑容。阳光正好在从二宫和也的身后照过来,让他的轮廓镀上了一层金边。相叶雅纪看到久违的笑得开心的二宫和也不觉有些看呆了。


  伸出手勾过相叶雅纪的下巴,唇贴着唇。


  “没事,我以后慢慢讲给你听,我们有的是时间......”剩下的话全部湮没在相互厮磨的唇齿之间。


13

  相叶雅纪的面馆重新开店了,但依旧只做拉面。


  有孩子噘着满是油的嘴问相叶雅纪:“相叶哥哥,你不是去学做其他面了吗?怎么还是只做拉面啊。”


  相叶雅纪扯过毛巾给孩子擦嘴,笑了笑还没开口就被身边的人抢过了话头,“那是因为他笨,学不会。”


  孩子们嬉笑地说着“相叶哥哥原来是个大笨蛋”跑出面馆,相叶雅纪放下毛巾,环住那人的腰把他拉到自己面前,鼻尖顶着鼻尖,轻轻蹭着,“还不是因为你说你只吃拉面。就这样吃一辈子,不会腻吗?”


  “会啊!”顿了顿,“所以你就要做其他的好吃的给我。听说邻镇有个叫做汉堡肉的东西很不错。”


  相叶雅纪轻笑,手更紧地抱住怀里的人,“好好好,我去学然后做给你吃。”


  “只做给你吃。”“只做给我吃!”


  两人愣了一秒,随即都笑开了。


  相叶雅纪的小面馆还是和以前一样,只不过多了一位叫做二宫和也的年轻的管账先生。


评论(4)
热度(29)

© 繁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