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凡

专业三十年的甜饼爱好者
嵐&関ジャニ∞
就是很喜欢他们
谁要是骂他们我就要打谁
(往死里打

【翔润】前辈!能不能好好的!

#之前那篇come back的续




1

  松本润小新人很惆怅。

  因为他工作单位的前辈好像看他很不爽。

  不过不是二宫前辈,二宫前辈宇宙无敌的喜欢他。


2

  松本润是今年刚到电视台工作的。

  不是那种需要到录制现场的,是坐办公室的那种。

  他,和所有刚步入职场的小新人一样,怀揣着一胸腔的热情。

  同样,也和大部分热血小新人一样,他遇上了一个用冰拿铁把他的热情全部浇灭的前辈。

  “松本!我的冰拿铁呢!”

  看吧,又来了。


3

  我是来认真工作的,不是来给你跑腿买咖啡的!

  松本润心里苦。


4

  “你放心,我不会允许翔酱再指使你了!”二宫和也拍了拍松本润的肩。

  “你只需要做想做的事就好。”

  松本润也不知道为什么二宫前辈这么帮他。

  可能只是二宫前辈想和樱井前辈对着干吧。


5

  是的,那个让松本润做不了本职工作天天跑腿的前辈就是樱井翔。

  “明明看起来很和善。”刚给樱井翔送完柿种的松本润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嘟囔。

  嗯,柿种。现在已经演化到了樱井翔想吃什么想喝什么就命松本润去买的地步了。

  所以松本润才会在和二宫和也吃饭的时候忍不住哭诉。


6

  樱井翔真的不喊他买东西了。

  松本润既开心又同情地看向端着冰拿铁急匆匆走进樱井翔办公室的相叶雅纪,叹了口气,高高兴兴开始工作。

  “放心,相叶那家伙,绝对能让翔酱崩溃。”因为二宫前辈这样说了。


7

  果然,没过三天他就看见樱井翔自己端着冰拿铁进办公室了。

  松本润立刻腿一蹬,坐在椅子上滑到相叶雅纪旁边,“相叶酱你不用去跑腿了?”

  “嗯,”相叶雅纪却一副很难过的样子,“樱井前辈说让我别再进他办公室了。”

  在他连续三天把冰咖啡弄倒在樱井翔的文件上后。

  相叶牌平地摔,你,值得拥有。


8

  其实不为难他的樱井翔还是很好的。

  工作认真,为人和善,长得好看。

  松本润拍了拍自己的脸,你也是柿种吃多了吗,居然对那个看自己百般不顺眼利用职位欺负自己的樱井翔有了不切实际的幻想!呸呸呸!

  可是进门的时候替他拉开门让他先进去时的樱井翔真的很绅士啊。

  这个人,其实是有双重人格吗。松本润这样想道。


9

  搞清了樱井翔不是双重人格,是在一个加班的深夜。

  松本润一个人撑着眼皮加班到了半夜,结束工作后的松本润实在是太疲惫便趴在桌上决定小睡一会再回家。醒来就发现身上披了条毯子。

  之前天天进出樱井翔办公室的松本润怎么会认不出来这是樱井翔午睡时用的毯子。

  松本润转头看向樱井翔的办公室,门果然是虚掩着的,透出一点里面的光亮。

  这时进去还毯子,在只有两个人的深夜办公室,理所应当会发生些不得了的事。

  松本润红着脸把毯子扔在樱井翔办公室的门口,小跳步走向电梯。

  “我回家啦~”家里还有小樱花等他呢,他今天还没浇水的。

  放心,毯子他有折好的。


10

  天有不测风云,松本润只有前脚踏进了电梯就被樱井翔抓回去了。

  “呜呜呜前辈我错了!我不该把毯子放地上的!你那么爱它!我也不该向二宫前辈告状让他派相叶酱来折腾你!不要杀我呜呜呜!”松本润被樱井翔扯着衣领带回办公室他就开始哭着求饶。

  只是戴隐形眼镜太久的眼睛太干涩了,怎么都挤不出眼泪。

  “还有呢?”樱井翔过了许久才说话。

  “嗯?”松本润懵了,还有?我还有哪里惹了他?

  樱井翔见松本润一脸懵逼的样子,眉头一皱,“你居然不记得了?”

  “我,我要记得什么?”松本润心里一惊,难道是他以前年少轻狂每天晚上出去喝酒喝断片的时候把樱井翔给上了?!

  樱井翔把松本润拉近,“你,丢下了我还不记得!”

  完了!松本润绝望地看着樱井翔充满愤怒与憋屈的眼睛,自己怕是真的做了提上裤子不认人的事了。

  “我,不是,你听我解释……”松本润伸手握住樱井翔的手,结果却被甩开。

  “我不听!”樱井翔转身走到沙发旁坐下,愤愤地瞪着松本润。

  “我就是害羞,你要是多戳我几下我就会跟你玩了!”诶?

  “你为什么要送走我!”诶诶?

  “不说清楚原因,我就……”诶诶诶?

  樱井翔突然伸手抓住了松本润的手臂,用力一拉,松本润就坐在了他腿上。

  “不说个让我满意的理由,你今天就别想出这张门了。”樱井翔低沉的声音贴着松本润的耳朵。一只手还覆在松本润的腰间。

  这算什么,办公室骚扰吗!


11

  “请先等一等!”松本润一手抵在樱井翔的胸前,“为什么前辈说的我根本听不懂啊!”

  什么多戳几下就会跟我玩,这,我不去幼儿园啊!

  樱井翔盯着松本润看了好久,直到把松本润盯到两颊绯红才开口。

  “你还记得,当年被你送人的那只仓鼠吗?”语气幽怨。

  “啊,”松本润眨眨眼,“怎么,它死了?”


12

  “不是,正常人谁会想到一个大男人是仓鼠啊!”松本润刚刚见证了大变活鼠,现在已经确信在自己眼前的樱井翔就是当年那只被他送人的仓鼠。

  怪我咯,明明是你先不理我的。

  松本润也委屈极了。

  主动亲近小动物,永远都是热脸贴冷屁股。任性一次的结果就是在多年后被讨债,他容易吗。

  “明明是你不理我。”鼻音有些重,松本润的声音听起来更糯了。

  樱井翔的手覆上松本润的脸,松本润抬头看过去。樱井翔低头用鼻尖蹭了蹭松本润的,“那我现在理你还来得及吗?”

  松本润的眼睛亮亮的,像是天上的星辰映在了眼中。

  “来不及了!”

  樱井翔的脸受伤地皱在了一起。

  “除非你以后帮我跑腿!我要吃甜筒!只吃巧克力味的!”

  樱井翔破涕而笑,高兴地搂着松本润。那模样,还真的有点像只抱着瓜子的仓鼠。

  “我会给你买的!什么都给你买!”

  松本润却推开樱井翔,手指绕上樱井翔的下巴,轻轻细细地挠着。

  “那你先说清楚为什么要让我跑腿?”

  “不说个让我满意的理由,你现在就立刻滚出这个办公室。”

  松本润的手指离开樱井翔的下巴,垂到他的胸前,用力一推。

  樱井翔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13

  还能有什么理由,不就是报之前被送人的仇哦。

  还有,这样就可以天天见到松本润了啊。


14

  “二宫前辈!”一大早松本润就笑容甜甜地跟二宫和也打招呼。

  二宫和也当然是很开心了,笑眯眯地问松本润发生了什么事这么开心。

  “没什么,”松本润的手指有节奏地敲着桌面,眼睛里的亮光根本藏不住,一看就有什么。

  “就是养了只仓鼠。”


评论(4)
热度(169)

© 繁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