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凡

专业三十年的甜饼爱好者
嵐&関ジャニ∞
就是很喜欢他们
谁要是骂他们我就要打谁
(往死里打

【翔润】虫子虫子(5 完)

#才知道今天是七夕,那就把生贺提前发出来吧

#希望我润一切都好,爱他💜





16
  樱井翔牵着松本润的手走进了自己家。

  这是自初中毕业以来的第一次。

  樱井父母都还没下班,松本润坐在樱井翔房间的床上,有些紧张地扯着衣摆。

  “怎么了?”樱井翔端着水杯走过去,坐在了他身边。

  松本润摇摇头,伸手接过水杯。明明刚刚是他先动手抱的,也是他先告白的,可现在紧张得不知所措的,也是他了。

  他记得小栗旬说过,如果对方主动带自己回家,家里又没有别人,就是默许做那种事的暗示了。

  但是他和樱井翔不同啊,以前他们经常到对方家里玩。现在樱井翔也只不过是回归了过去而已……吧?

  樱井翔突然握住松本润的手,让松本润吓得一哆嗦。

  “我可以亲你吗?”松本润偏过脸,樱井翔的大眼睛近在咫尺。

  松本润能从樱井翔的清澈的眼中看到自己愣愣地点了点头。

  然后,就被吻住了。

  这一次,樱井翔没有马上离开。他细细地吮吸着松本润的唇瓣,舌尖不时地滑过唇上的细纹,令松本润受不住这细微的瘙痒感而不自觉张开双唇。

  松本润刚一张口,樱井翔的舌就溜了进来。重重地扫过松本润的上颚,勾起松本润的舌纠缠在一起,发出了“啧啧”的水声。

  松本润紧紧揪着樱井翔的衣服,微微仰着头迎合着樱井翔的亲吻。这样充满欲望的亲吻,还是头一回。自己完全没有主动权,只能被动地去接受,也是头一回。

  待樱井翔放开松本润的唇,松本润还微张着嘴没回过神,不知是谁的唾液顺着嘴角流了出来。樱井翔又低头伸出舌将它舔去。

  末了还咂咂嘴,“ma酱好甜啊。”

  松本润在心中翻了个白眼,口水都觉得好喝,果然恋爱中的人智商都为负吗。连脑子还不错的樱井翔也是如此。

  刚缓了口气又被樱井翔拉过去吻得天昏地暗,等松本润回过神来,他已经被按倒在了床上。

  樱井翔双手撑在他上空,声音低沉,“ma酱,我……”

  松本润咽了咽口水,抿住嘴三分忐忑七分期待地看着樱井翔。

  要做那种事,也不是不可以。

  只要是和你。

  “哐当”玄关传来的关门声让两人迅速从床上弹了起来。


17
  吃过晚饭樱井翔和松本润在街上散步,一想到刚刚樱井妈妈回来,看到两个脸红通通的人还以为他们打架了,就都忍不住笑出来了。

  “小润好久没来我们家玩啦!”樱井妈妈看到松本润在家里,也只是惊讶了一下。小孩子嘛,闹久了指不定哪天就和好了。

  而做了亏心事的两人,偷偷对视,抿嘴不做声。

  “ma酱想好要考哪所大学了吗?”樱井翔递给松本润一支冰棍。

  松本润摇头,“我不打算读大学了,等毕业了就直接去店里帮我爸。”松本润咬了口冰棍,说得风轻云淡。

  “这样啊……”樱井翔皱眉,靠着街边的栏杆不再说话。

  “翔君是要考东大的吧,高材生~”松本润打趣道。

  “别瞎说。”樱井翔伸手揉了揉松本润的头发,笑了笑又陷入了沉思。

  他内心渴望松本润和他一起上大学,但是他也知道不能强人所难。松本润不想再读书,而读书也不是唯一出路,松本润有权做出自己的选择。

  只是这样,他们就要分开了。

  “我会经常去看你的,你也可以随时回来啊。”松本润猜到了樱井翔的心思。

  “嗯,好不容易在一起,我不会轻易放手的。”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路灯还没到开启的时刻。昏暗之中,樱井翔侧头轻轻吻了吻松本润的鼻尖。

  他的小虫子,是不会交给任何人的。


18
  毕业那天,樱井翔和松本润都逃了。

  毕业典礼一结束,就找不到两人的踪影了。

  小栗旬带着一帮人在校园里搜寻松本润,“可恶,说好了把第二颗纽扣给我们去拍卖的。”

  “小翔?”相叶雅纪拿着毕业照,突然发现身边没了樱井翔的身影。

  “雅纪。”二宫和也倒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相叶雅纪立刻就把樱井翔抛到了脑后,朝二宫和也跑去,“kazu!你怎么来了!你今天不是还有课吗!”

  二宫和也努努嘴,“嘛,毕竟你今天毕业啊。”侧过头想躲开相叶雅纪炙热的视线,却又把泛红的耳朵露了出来。

  相叶雅纪猛地扯下自己的纽扣,塞到二宫和也手上,“给你!kazu要好好收着啊,你的那颗我可一直都当宝贝收好了!”

  一群等着相叶雅纪的纽扣的女生,心碎了一片。


  而那两个失踪了的人,此刻正朝同一个方向奔跑。

  樱井翔手里攥着毕业照,跑得比运动会比赛时还快。他想比松本润先到目的地,他想站在那里,听到松本润跑得气喘吁吁的声音,然后朝他伸出双臂。明明累得够呛一步都迈不出来的松本润会无奈地笑笑,然后扑上来抱个满怀。

  是不是少女漫看多了,樱井翔猛地摇摇头。明明爱看少女漫的是松本润,怎么自己也跟被传染了似的。

  但樱井翔还是比松本润更早到,他一向都跑得比较快。扶着腰站在树下喘气,樱井翔满头大汗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等我们高中毕业那天,一起去那棵大树下吧。”趴在地上看漫画的松本润突然来了一句。

  坐在一旁记手账的樱井翔抬起头,“怎么突然说起了那个时候的事了,初中都还没毕业呢。”

  松本润放下漫画书,双手撑着脑袋看向樱井翔,“就是这本漫画的主人公啊,他们毕业的时候约定了要在一个地方碰面,什么也不干,一起看樱花,就觉得很酷啊。”

  “你啊,真是漫画看多了。”樱井翔伸出手拍了拍松本润的头。


  后来再没人提起过,却谁也没有忘记。

  樱井翔其实不知道松本润还记不记得,但他就是跑来了。站在他们家附近那棵最大的樱花树下,那棵他们都熟悉的树。

  前一阵还是绿油油的一片,到今天,已经是粉色的天空了。樱井翔抬起头,看不到一丝除了粉色外的颜色。

  “翔君!”樱井翔闻声看去,松本润正边挥手边向他跑来。

  也是粉色的啊,他的小虫子。

  樱井翔缓缓张开双臂,本来已经放慢步伐准备慢慢走过来的松本润咧开嘴笑了,把手上的毕业照往地上一扔,迈开长腿朝樱井翔跑去。

  如樱井翔所愿,他抱了个满怀。紧紧抱住了,充满樱花味的,他的,粉色的松本润。

  松本润因为奔跑而变得粉扑扑的脸在樱井翔的衣服上蹭着,隔着布料传来的声音比平常的听起来还要糯糯的,“翔君是我可爱的翔君,是不会让给任何人的。”

  看到樱花树下如樱花精灵般美好的樱井翔,松本润的心跳就情不自禁地加速。这是他的樱井翔,只属于他的。

  曾经差一点就要被他弄丢的樱井翔,说什么都不会再放手。

  樱井翔揉了揉松本润脑后柔软的头发,“这样啊,那你可要好好抓紧哦。”


19
  樱井翔睁开眼,发现阳光很是刺眼,大概是昨晚睡前忘了拉上窗帘,眯着眼好一阵才适应过来。看到熟悉的吊灯才发现,这是在他的卧室。

  准确来说,是他们的卧室。

  他轻轻翻过身,侧身看着躺在身边睡得正香的松本润。松本润抱着枕头缩成一团,即使到了三十代,睡颜也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可爱。嘴嘟着,脸颊肉鼓鼓的,让人忍不住想亲一亲。

  而樱井翔也的确照做了。

  樱井翔凑近,轻轻吻了吻松本润紧闭的眼睑。长长的睫毛只轻微颤了颤,松本润砸了砸嘴,嘴里不知道嘟囔了什么,紧了紧抱着枕头的手,没有醒过来。

  实在是太可爱了。樱井翔伸出手环住松本润,满足地微笑着闭上眼。今天是周末,再一起多睡会吧。

  樱井翔迷迷糊糊间记起了他似是梦到了以前的事,他和松本润之间的那些事。

  闻了闻鼻间属于松本润身上的好闻的味道,樱井翔再次入睡。

  他们已经陪伴着彼此度过了半辈子。而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亦或是未来,他们都会一直,一直在一起。

半辈子可不够,要一辈子才好。

评论(3)
热度(56)

© 繁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