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凡

专业三十年的甜饼爱好者
嵐&関ジャニ∞
就是很喜欢他们
谁要是骂他们我就要打谁
(往死里打

【长末】抓住了

#呼啦圈啊呼啦圈(丧病

#有年龄操作,10岁年龄差

#文风跳跃,乱七八糟

#ooc我的





  一群小孩子围在路边的小摊旁,叽叽喳喳闹哄哄的。

  在人群的正中间穿着黑色背带裤的小男孩手里攥着一个套环,抿着嘴神色紧张。

  “一定要中一定要中”嘴里小声地念叨着什么。

  围在旁边的小孩子们都在为他加油。

  男孩眯了眯眼,最后确认了一次,瞄准目标,把套环扔了出去。套环准确无误地圈住了那只黑色小猫的玩偶。

  “太好了!”男孩高兴地握拳,把手举得高高的。本因紧张而用力抿住的嘴放松地笑开了,两只深棕色的眼睛也因高兴的心情而仿佛发着光。

  男孩抱住作为战利品的玩偶,把脸埋在玩偶柔软舒适的绒毛里。

  “我们回家,小大。”


  松本润有个不被人知道的小秘密,那就是喜欢看幼儿节目。

  喜欢到每一期节目都不会错过,即使因为有事看不了,也会录下来等有时间的时候再补回来。

  这个喜好一直延续到他23岁的时候。

  当在电视里看到唱歌的大哥哥宣布引退时,松本润极其不争气地哭了。坐在电视前,一手抚摸屏幕,一手抱着小猫玩偶,声泪俱下。

  “小大!”那叫一个用情深切,感人肺腑。

  电视里的大野智笑得很慈祥。像是在告诉电视机前像松本润这样舍不得他的小朋友们,他们的大哥哥已经到了可以用慈祥来形容的年纪了。

  已经是个三十代的大叔了。


  松本润喜欢的其实不是节目,而是那个唱歌的大哥哥。

  从小就喜欢这个笑容灿烂声音好听的大哥哥,尤其是在他曾经上过节目,和大野智一起做游戏,还被温柔地摸了头后,松本润从此就成了大野智最忠实的粉丝。

  甚至因为看到一个觉得很像大野智的玩偶而拼了命地赢回家,带在身边一带就是十多年。

  松本润每晚都是抱着他的“小大”一起睡觉的,总觉得抱着玩偶就可以假装是大野智在陪着他。一闭上眼睛就能看见当年和大野智一起转呼啦圈的场景。

  小时候的松本润个子特别小,大野智和他一起转呼啦圈的时候是特意蹲下身子让两个人的腰在同一水平线上。当然,即使是这样,也转不好呼啦圈。但这是松本润提出来的。除了唱歌跳舞,松本润最喜欢的就是看大野智转呼啦圈。

  “小润想和小大哥哥做什么呢?”大野智蹲在松本润身边将话筒举在松本润的嘴边。

  “我,我,”面红耳赤的松本润激动加紧张得语无伦次,他的小大哥哥就在他旁边,他高兴得快要窒息了。

  “我想和小大哥哥一起转呼啦圈!”松本润紧闭双眼,大声地喊了出来。


  大野智也算是电视界的一个奇迹了。

  一般的唱歌的大哥哥哪能像他一样做到33岁。他早就想引退了,但总是被阻止。

  “再推一推吧,不然怎么向小朋友们交代。”于是这一推就推到了现在。

  即使他还是拥有超高人气,脸也几乎没怎么变,但他总该把机会让给年轻人。

  “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工作。”这是真话。

  引退第二天就放飞自我去海上钓了一天鱼“因为平常为了工作不能晒太黑嘛”。

  经纪人看到立刻黑了两个色调的大野智扶额,“果然你还是更喜欢钓鱼吧。”

  那一天,经纪人回想起了那些为了阻止大野智溜去钓鱼的艰辛日子。


  即使心被挖空了,对待工作松本润还是一如既往的认真。他不是那种会让感情影响工作的人。

  松本润大学毕业后就在东京数一数二的律师事务所里工作,而他的工作能力在这群精英里也是拔尖的。从他多次在被判有罪率高达99.9%的刑事案件里胜诉就能看出来。

  而当黝黑的大野智站在面前时,松本润的第一反应是想尖叫。

  疯狂尖叫。

  大野智没有注意到面前这个小青年的脸部抽搐,只是在努力回忆,“嗯,是的,那天我刚钓完鱼,快到岸边的时候发现了那块木板,等凑近了,发现上面居然还绑了个人。”

  “哇,真是吓一跳啊。”虽然是这样说着,语气却和看到水里有条真鲷一样平静。啊,也许看到真鲷反而会情绪高涨吧。

  面前的大野智简直是另一个人。提不上什么干劲,整个人都是懒洋洋的,说话也是黏糊糊,还有些猫背,时不时耸耸鼻子眨眨眼,完全一副大叔的样子。这和蹦蹦跳跳、情绪高昂、声音清亮的大哥哥根本不能放在一起。

  松本润愣愣地看着大野智,面无表情。

  内心却波涛汹涌,这是off状态的小大吗!kya~也太可爱了吧!就真的像只小猫一样!

  松本润颤颤巍巍地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握住他梦寐以求的那双手,“放心,我一定会为了小......大野桑抓到凶手的!”

  站在一旁的助理满脸疑惑,请等一等,松本桑你是律师不是侦探也不是警察啊,还有,大野桑只是目击证人不是被害者家属啊。

  请醒一醒。


  松本润看着手机里因公徇私弄到的大野智的手机号,激动得快要拿不住手机。

  【大野桑,我们胜诉了呢!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我想请您吃顿饭庆祝庆祝~】

  短信发出去一秒松本润就后悔了,这种前不搭后的短信,大野智一定会觉得他这个人很莫名其妙。

  “啊啊啊!我没署名!”松本润抱着玩偶痛苦地倒在床上,那大野智肯定不会理这条短信了,说不定还会以骚扰短信为由拉黑自己。

  【好啊,不过我没什么常去的店,就麻烦松本君了!】末尾还有一个闪亮的笑脸表情。

  松本润狠狠地亲了亲玩偶,“小大~”


  见面的那天,松本润提前了两个小时在家选衣服。

  “这套会不会太花哨了?这样会不会看起来比较沉闷啊。”松本润叉腰站在镜子前十分苦恼。

  在约定的时间前十分钟到达,却发现大野智已经站在了门口。

  松本润赶紧跑上前,“大野桑,十分抱歉让您久等了!”

  大野智本来是低着头发呆,听到松本润的声音抬起头,看到跑得有些喘气的松本润笑了,“没事,我也没到多久。”笑得软乎乎的跟小奶猫似的。

  他才不会说他记错了时间早到了一个小时都在旁边的长椅上睡了一觉。

  大野智一直都知道松本润这个只接刑事案件的任性的小律师。在电视上经常会看到报道,对这个刘海短短的发尾翘翘的,脸上总是带着什么都掌握了的得意笑容的年轻人是有好感的。

  他喜欢这种有着自己的坚持认真工作的人。

  收到那条短信,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知道是松本润发的了。想了想还有好多后辈等着和自己吃饭,大野智动手回了松本润,“好啊”。

  也许内心是期待的,所以才记早了时间吧。


  吃饭的时候,大野智才听松本润谈起,他们曾经见过,在节目上。

  “原来那个折磨人的小孩是你啊。”大野智见过那么多小孩,但对松本润却印象深刻。

  哪有大人能和小孩一起转呼啦圈的,这不是存心折磨人吗。

  大野智看着面前一脸抱歉的松本润,和记忆里那个浓眉大眼身材瘦小的孩子重叠在一起了。

  “这不也没怎么变嘛。”

  大野智又像以前在电视里和小朋友们一起做游戏时一样笑得灿烂了。就跟黑暗里突然出现的路灯一样,让人心安。


  雪白的松本润出现在渔船上,可以说是要多违和就有多违和。

  “润君,你难得的假期就这么和我出海真的好吗?”大野智驾驶着渔船,侧头问松本润。

  正站在船头看风景的松本润回过头,“没事的,我也很喜欢海!”笑容在明晃晃的阳光下让大野智有点晕。

  我难道晕船?大野智马上遏止了自己这个愚蠢的想法。

  松本润和大野智在那次吃饭后,交往开始变得密切,大野智甚至都让松本润去了他家玩。

  看着趴在客厅地板上翘着腿划着手机屏幕不知道点什么外卖的松本润,大野智明明觉得松本润和自家画风不符,却又莫名有种理所当然感。

  “呐,大野桑~”松本润也是回过头,问自己,“我做给你吃好不好?”奶声奶气的尾音不容大野智拒绝。


  从海上大丰收的两人回到大野智家享用了一顿大餐后,舒服得瘫在沙发上。

  “大野桑钓鱼真厉害啊,一下午钓了这么多。”松本润抱着靠枕缩在大野智身边。即使是一下午都在海上,他也没晒黑什么,细白的脚踝从裤管里露出来,在大野智的视线范围内。

  大野智盯着那白白嫩嫩的脚踝,“没有,我平常都钓不了这么多的。是因为有润君在。”

  松本润的脸有些红红的,不知道是不是被靠枕捂的,“是,是吗。”

  “是啊,润君一直在就好了。”放轻松的大野智说话又变得黏黏糊糊叫人听不太清了。


  松本润走在商场里,身边是大野智。方才大野智说要送他回家,顺便去看看健身器材。

  “不锻炼身体怎么钓得起大金枪鱼给润君吃呢。”大野智笑着摸了摸鼻子。

  松本润抿嘴偷偷瞥向大野智,与隔着电视屏幕触及不到的大野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见到了与电视里不同的大野智,还能成为现在这样的朋友,他真的超级开心。

  但他的心却在不知餍足地叫唤,“不够!还不够!”唆使着他向大野智伸出更深处的手。

  不行的!松本润摇摇头,这样就好了。把头偏向大野智的反方向,映入眼前的是摆在柜台里的呼啦圈。

  当年被大野智摸头的温柔感触一下占据大脑。

  鬼使神差,松本润走了过去。

  “润君?”大野智疑惑地跟上突然自由行动的松本润。

  松本润拿起一个呼啦圈,举在手上细细地看着。转身,面对大野智。

  “啊,是呼啦圈啊。”大野智在三秒后给了松本润反应。他笑了笑,这也算他和松本润之间与众不同的充满回忆的物品了。

  松本润咬了咬嘴唇,将呼啦圈举起,套住了大野智。动作和套玩偶时一样的谨慎。

  “套住了,小大就要和我一起回家哦。”松本润低着头根不敢去看大野智。

  松本润感觉有一只手用力地抓住了他的手臂,缓缓抬起头,发现大野智的嘴角上扬。和唱歌的大哥哥纯真的笑容不同,不是钓到鱼时兴奋的大笑,也不是吃饭时满足的笑。

  那是野猫抓住猎物时狡黠的笑。

  只有眼中的光亮还是平常的样子。

  “那我也抓到了,小润要和我回家吗?”



  “要!”

评论(7)
热度(43)

© 繁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