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凡

专业三十年的甜饼爱好者
嵐&関ジャニ∞
就是很喜欢他们
谁要是骂他们我就要打谁
(往死里打

【山组】老师

#学生S×老师O

#是很久之前的那篇模特的姊妹篇,从不记得是冬天还是春天一直被我拖到夏天,总算也是填了



  “大野老师!”樱井翔推开画室门,大步走进。

  大野智从画板后探出半个头,“啊,是樱井同学啊。”稍微打了个招呼,就又缩回画板后面去了。

  樱井翔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径直走到大野智身边,俯身看向画板,“老师在画什么呢?”看了一眼就接着说,“噢,是猫呀。”

  “嗯。”大野智抿住嘴不再说话。樱井翔轻车熟路地搬了椅子坐在大野智旁边,也不再找大野智说话,拿出书和笔开始复习功课。

  樱井翔就像这样,几乎每天下午放学后都会来画室找大野智。

  因为,樱井翔发现自己喜欢大野智,的画。

  大野智的画并不是那种强调写实的,而是有他独特的风格。能看出他画的是什么,但又不完全是那个东西。樱井翔就是很喜欢这种感觉,他不懂美术,但就是说不上来的喜欢。

  樱井翔想要大野智教他画画,可是吧,因为某种不可抗力,并不是那么顺利。

  “老师!” 樱井翔及时拉住大野智的衣袖,阻止他跑出画室。

  大野智咬着牙拼命甩着衣袖,边甩边往门口挪。 樱井翔赶紧上前抱住大野智的手臂,“老师!求你了!”

  大野智摇头,八字眉皱在一起,不说话,只是拖着樱井翔继续艰难地向门口前进。

  “老师啊!我知道我画得不是特别好,所以才更需要老师来教我嘛!”樱井翔紧紧抱住大野智的胳膊不撒手,半蹲着身子把重心往下压。

  大野智拖不动樱井翔,再也无法移动一步。无奈地叹了口气,“教不了。”声音超小。

  “什么?!”樱井翔抬起头,没有听清。

  “我,”大野智低头看着樱井翔睁得大大的眼睛,“教不了你。”

  “诶?!为什么?!”樱井翔哀嚎道。从小到大就是优等生的他第一次被老师放弃。


    樱井翔趴在桌子上,生无可恋的不停地往嘴里塞包子。

  “为什么,唔,大野老师不肯教我呢……”鼓着嘴委屈地抱怨道。

  相叶雅纪托着下巴,认真思考着,“不知道啊……大野老师不是一直都很和善的吗,怎么会这样呢……”

  “是吧!”樱井翔附和道,“他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心情不好啊。”

  相叶雅纪用力拍了下桌子,“一定是这样!啊,痛!”赶紧揉揉拍痛了的手。

  坐在这两人对面一直在玩手机游戏的二宫和也实在是受不了了,“不就是因为你画画太烂,烂出天际了所以大野老师才不想教你。”

  “nino……”樱井翔和相叶雅纪同时睁大了眼睛,满脸不可置信。

  “明明画得还不错不是吗。”两人达成共识。

  二宫和也觉得自己的白眼总有一天要翻不回来。


  经过二宫和也的点拨,樱井翔不再缠着大野智要他教画画了,只是来画室看大野智画画,或者就单纯在画室里待着,坐在大野智旁边看书或者做作业。大野智也懒得管他了,反正樱井翔也不会吵他画画,就随他了。偶尔,樱井翔也会给大野智看看他的画作,看看有没有进步。

  大野智放下画笔,长呼了一口气。樱井翔立刻抬头去看画板。

  “画得真好呢,老师!”发自内心。

  大野智没说话,微微点头示意。樱井翔早就习惯了大野智的少话,把笔记本递给大野智,“老师,我刚刚也画了一只猫。”期待又自满。

  大野智接过本子,看到樱井翔画的“猫”,嘴角开始不自觉地抽搐。大野智怀疑自己是不是可以看到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灵异事物。

  “表情!老师,表情!”樱井翔小声提醒道。

  大野智整个脸都扭曲了。

  他无法对这只奇怪的动物,姑且称之为动物,做出任何评价。这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樱井翔叹了口气,从时间静止了的大野智手中抽过笔记本,“老师我知道了,我还是没有进步……”

  大野智拍拍樱井翔的肩,“没,没事的。”画出奇怪的东西不是他的错,他也不是故意的。

  

  “sho酱,快来!”相叶雅纪站在桂花楼前朝樱井翔用力地挥手。

  樱井翔把溜下来的背包肩带扶上肩,也挥了挥手,“来啦!”小跑过去,“masaki,怎么了?这么急。”

  相叶雅纪拉过樱井翔的手臂,凑到他的耳边神神秘秘地小声说道,“来,我们进去说。”

  樱井翔的眼珠飞快地转了几圈,看看四周有没有可疑的人,“哦!”

  两人警惕地跑进包间,樱井翔关门前还往门外张望。二人靠着门来了个胜利的击掌。二宫和也表示,他无比怀疑眼前的两个八嘎真的是学校考试的前三之一吗。

  樱井翔揽着相叶雅纪,往沙发走,“现在可以说了吧。”相叶雅纪点头,“sho酱,今天大野老师来找我了。”

  “诶?!他找你干什么了?”樱井翔的手加重了力。相叶雅纪边说痛边掰开樱井翔的手,“他来问我能不能给他当模特。”

  “模特?!”相叶雅纪急忙捂住樱井翔的嘴,“嘘,你小声点,别被别人听到了。”樱井翔睁大眼睛点点头。

  “我拒绝他了哦,这样你就可以去了!”相叶雅纪激动地说着,“别让别人知道了,不然就会被抢先。”樱井翔皱眉思考片刻,豁然开朗。

  抓住相叶雅纪的手,“哦哦哦!masaki!”相叶雅纪也回握住樱井翔的手,两人兴奋地原地蹦哒。

  “就这种事,谁会去抢啊……”二宫和也嫌弃地低头看向手机屏幕,不忍睹。


  “老师!你缺模特啊!”樱井翔的大眼睛闪着光芒,不停地眨啊眨,一脸期待。

  “没有。”大野智抱着书快步往前走。

  樱井翔紧跟在大野智身边,“别啊老师,我都听说了!”

  大野智鼓着脸不说话,只是加快了脚步。一走到画室门口,就迅速开门闪了进去,企图把樱井翔挡在门外。

  凭借体型,樱井翔成功撞进画室。

  “老师你看我怎么样!”T恤往头顶一扯,转身向大野智展示他强健的背肌。

  大野智这次是真的成为了一座佛像,眼睛瞪得又大又圆,一动不动。


  “樱井翔,你对得起你和我差不多高的智商吗?”二宫和也愤怒的小尖嗓在包间里回荡。樱井翔低头站着,噘着嘴满脸委屈,不敢说话。

  “你这样是会被当成变态的啊。”二宫和也连白眼都懒得翻了,“不,就是变态。”

  双手放在身前,手指互相绞着,樱井翔只是默默听着。相叶雅纪端了盘饺子进来,感受到了房间内不对的气氛,干笑着走向樱井翔。

  “啊哈哈哈哈哈,都别站着啊。来吃饺子吧。”夹起一个饺子放在樱井翔嘴边。

  樱井翔抿了抿嘴唇,慢慢张开嘴,立刻被二宫和也喝止。

  “你们俩还敢吃饺子?!”

  二人迅速闭嘴放下盘子,规规矩矩站好。

  虽然相叶雅纪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即使他再怎么恳求二宫和也,都得不到回复。

  “你太令我失望了,我绝对不会帮你。自生自灭吧你。”二宫和也拽着相叶雅纪头也不回地走了。

  樱井翔吃着从学校商店里买的面包,往教室走。大野智应该是被自己吓到了,这可怎么办啊……

  他第一次有了这种心情,因为一个人可能再也不会理自己而难过。就算以前跟别人争吵冷战都没有这样,樱井翔突然开始害怕,害怕自己再也不能跟大野智说话。

  经过画室,樱井翔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紧闭的门。却差一点被突然拉开门走出来的大野智撞到。

  “啊,樱井同学,我刚好要找你。”

  樱井翔瞬间笑开,眼睛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一下就忘记了前一秒还在烦恼的事。

  

  “你和相叶同学认识,是吗?”大野智坐在樱井翔对面,有点难为情。

  虽然一头雾水但樱井翔还是点了点头,“是的,我们是好朋友。”

  听到“好朋友”,大野智的眼睛明显一亮,身体微微前倾,“那,你能帮我劝劝他吗,让他当我的模特。”

  樱井翔皱眉,诶?为什么还是要masaki不要我?!还以为这次找我是因为上次相中了我的身体了呢。

  看到樱井翔皱眉不说话,大野智也有点慌,慌忙解释道,“我,他上次拒绝了我,我只是想画一次他那样清瘦的身材,就一次!”

  跳下椅子,恳求地看向樱井翔,“拜托了!”

  老师拜托作为学生的自己,还真是头一回。樱井翔面对大野智的真诚的眼神,动了动嘴唇,差一点就松口了。

  “也不是不可以。”樱井翔也站起身,双手插裤口袋,走到大野智面前,俯身,“但是作为条件,老师要教我画画。”眼睛里透着精明的光。

  大野智看着樱井翔嘴边的面包屑,挣扎了一秒,“好吧。”


  目送了相叶雅纪穿衣离开,樱井翔举起早就抓在手上的铅笔和画本,微笑着看向大野智。大野智念念不舍地看了一眼刚刚完成的瘦体人形,走到樱井翔的侧后方。

  “老师?”不是答应了教我画画吗,怎么到后面去了。樱井翔刚准备回头,就被大野智的举动吓得不敢动弹了。

  大野智轻轻袱在樱井翔背上,左手放在樱井翔的肩上,发现放不稳总溜便抓住了衣服。右手握住樱井翔的右手,“我来教你。”

  黏糊糊的声音和暖乎乎的呼吸刺激着樱井翔,扰乱了他的思维。樱井翔的所有触觉全都集中在了与大野智接触的地方。

  好热,脑子不能思考了。


  大野智微微皱眉,欲言又止。樱井翔叹了口气,“老师,你不用说了……”即使有大野老师手把手教,却仍没任何进步的樱井翔自己都看不过自己了。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每次大野智握住自己的手,樱井翔的脑子就一片空白,等大野智松开了他才回过神来。这根本什么都没学啊。

  “没事,继续加油吧。”大野智安慰道。

  樱井翔接过画本,心情复杂。转身离开,走到门口突然回头,“老师。”

  “嗯?”大野智抬头,刚喝了一口水,圆脸鼓鼓的。樱井翔克制住自己想要冲上去戳一戳的念头,“老师,马上就要艺术节了呢。”大野智点点头。

  “老师,我有表演。”

  “老师,你会来看我的吧。”

  大野智看着满眼期待的樱井翔,

  “会的。”


  樱井翔的节目是在最后,一身黑色西装的樱井翔出现在白色钢琴旁就引起了全场尖叫。大野智就是在这个时候进场的,耳朵被震痛的他刚进门就转身准备走。

  钢琴声也是这个时候传来的。

  大野智停住了,听了一会才慢慢转过身看向舞台。那是他所不知道的樱井翔。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飞跃,侧脸上的神情专注认真。

  笑声很大很魔性的樱井翔,沮丧得双下巴都出来的樱井翔,举着魔性的画还一脸得意的樱井翔,缠着自己甚至有时还会撒娇的樱井翔。这些都不是现在这个在舞台上弹钢琴的樱井翔。

  大野智揉了揉眼睛,抿住嘴。心跳有点快。

  一曲完毕,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聚光灯下的樱井翔就好像周身闪着光芒,太耀眼。大野智站在人群的最后面,默默地鼓着掌。

  樱井翔却突然看向了他的方向,突然的对视让大野智一下愣住了。但也只是转瞬即逝,下一秒,樱井翔的目光就移到了别处。

  是凑巧啊。大野智呼了一口气,对视的那一秒,他的心脏似乎都停了。


  樱井翔发现大野智开始躲着他了。

  放学后去画室再也见不着大野智,去办公室大野智的办公桌也总是空的。在走廊上看见大野智迎面走来,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大野智就会立刻转身飞快地跑了。

  樱井翔头发都快被他揪秃了也想不出自己做了什么让大野智不高兴的事。他只知道他每天都不能大野智说话,感觉心都给挖空了一大块。

  偏偏这个时候相叶雅纪还不能听他哭诉。这个万恶的现充天天除了秀恩爱什么都不会做了。

  “今天小润给我做了巧克力蛋糕,上面还放了饼干!简直完美了!”

  “你们快看,这是小润给我买的衣服!超好看的对不对!”

  “周末我要和小润去水族馆,你们有没有什么想要的纪念品啊?”

  二宫和也撇了撇嘴,“没有。”头也不抬继续打游戏。

  樱井翔用充满鄙夷加幽怨的眼神盯着浑身上下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的相叶雅纪,不想跟他说话。

  相叶雅纪之前对一家甜品店的小女仆一见钟情了,为了那只女仆还特意跑到中国去留学,因为女仆说他喜欢吃中国的小吃。对,是他。

  后来被樱井翔和二宫和也发现,那个女仆是低一年级的学弟松本润,他那天是被他姐姐强迫穿上女仆装的。然后就是十分俗套的小学弟暗恋学长不敢说,学长也阴差阳错喜欢上学弟,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故事。

  “还不是靠我和nino......”樱井翔很不满地嘟囔。

  相叶雅纪还在一个劲地傻笑着念叨着“水族馆水族馆”,樱井翔的思绪又跑到大野智那去了,他还是想不通为什么大野智不愿见他。

  “啊!masaki!”樱井翔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坐起身抓住相叶雅纪的手臂,“帮我带鱼吧!”

  被樱井翔吓得差点从沙发上滑下去的相叶雅纪歪着头,“鱼?我可不能打破玻璃帮你偷鱼啊!”

  

  大野智看着面前笑得天真烂漫举着鲨鱼玩偶的相叶雅纪,一时语塞。

  “大野老师,这是sho酱托我送给你的。”相叶雅纪把玩偶塞到了大野智的怀里,用力地挥了挥手,“那我就先走啦!”

  大野智看着怀里的玩偶还没搞清状况,松本润也走到他身边,轻声说道,“老师,我觉得有些事还是当面说清楚比较好哦~”

  抬头看过去,松本润被相叶雅纪拉着胳膊往外拽。走到门口时,松本润又忽然回头,冲他眨眼。

  大野智低头看着表情狰狞的鲨鱼玩偶,呲牙,做出了一样的表情。

  樱井翔推开久违的那扇门,探了个脑袋并不进去,“老师,你叫我?”

  “嗯。”大野智背对着门,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昨天让相叶雅纪把水族馆买的鲨鱼玩偶在美术课下课后送给了大野智,他知道大野智很喜欢钓鱼,所以就托相叶雅纪在水族馆买了这个玩偶。他没让相叶雅纪帮他带话,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敢去瞎猜大野智在想什么。

  结果相叶雅纪刚刚跑到他们班来,说大野智让他放学后去画室。

  那他当然是既高兴又忐忑啊,好不容易能再次和大野智见面了,但是又害怕大野智会这次跟他彻底撇清关系。

  “谢谢你的玩偶。”大野智转身面对樱井翔,他正抱着那个玩偶,“我很喜欢。”

  樱井翔关上门,“老师喜欢就好。”

  大野智走到一旁的凳子上坐好,“我那天去看了樱井同学弹钢琴,很好听哦。”

  是的了,樱井翔早就想跟大野智分享当天的心情,可是却一直被躲。那天他一开始没有看到大野智,但是大野智答应了他会去,所以他相信大野智一定会在某个角落听他弹琴。

  在谢幕的时候,他果然在人群里找到了小小的大野智。大野智的眼睛在黑暗中仿佛宝石一般闪着光,让他忍不住移开视线。

  心跳会加速。

  还会控制不住想要跑下台亲亲他。

  他喜欢上了大野智,喜欢上了自己的美术老师,在不知不觉中。

  是不是作为成年人的大野智比他这个没恋爱过的毛头小子早发现这个事实,于是才会躲着自己。

  即使不愿意,但这次,他其实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在舞台上弹琴的樱井同学和平常真的很不一样,很帅气哦。”大野智低着头,捏着鲨鱼玩偶,“让人忍不住心跳加速呢。”

  “诶?”樱井翔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很差劲吧我,居然对自己的学生产生了这种不该有的情绪。”大野智抬起头看向樱井翔,眼睛湿湿的,“我这次下定决心叫你来,是想跟你道歉。抱歉呢,我给你带来了困扰,我......”

  话还没说完就被拥入一个结实的怀抱,樱井翔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我喜欢大野老师!所以老师不要向我道歉,我也有责任。”

  “嗯?”这次轮到大野智对自己的耳朵不信任了。

  樱井翔紧了紧抱住大野智的手,他果然是小小的,就这样可以正好被圈住。

  “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也会有人说三道四。但是我不想去在意别人怎么看,也不想管那些所谓的对错。我只想去遵从自己的想法,我想和老师在一起!”

  “樱井......”大野智把头埋进樱井翔的胸前,抬起手回抱住樱井翔。

  “老师,未来的日子,请让我陪你一起度过。”

  “嗯。”


  二宫和也缩在沙发上拿着游戏机看着对面沙发上两只吃着甜品,身边全是粉色泡泡的两人,侧过头“啧”了一声。

  掏出手机,“山田,现在立刻给我过来陪我打游戏。不赢你几盘实在难以泄愤。”

  “啊,时间到了,我先走啦!”樱井翔看了看手表,满面春风地站起身。

  相叶雅纪也看了看时间,“啊,小润的网球训练也应该快结束了,我也要去接他了。”

  二宫和也朝他们把靠枕扔了过去,“你们俩赶紧给我滚吧!”愤怒的小尖嗓响彻整个房间。


  轻轻推开门,樱井翔看向窗边。

  夕阳从窗外投进屋,被拉到一旁的窗帘随着微风微微飘动。坐在窗边认真作画的大野智在橘黄的光线下宛如天使。

  听到动静,大野智转头看向樱井翔,微微一笑,“你来了,翔君。”

  “嗯,我来了。”樱井翔回之一笑。

评论(2)
热度(30)

© 繁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