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凡

专业三十年的甜饼爱好者
嵐&関ジャニ∞
就是很喜欢他们
谁要是骂他们我就要打谁
(往死里打

【翔润】我的恋爱情况和厨房情况(2)

#是的,这就是之前那辆说好的车车




  即使每天都吃着同样的蒙布朗,樱井翔也丝毫不觉得腻。

  这可是因他而产生的蒙布朗啊,四舍五入就是属于他樱井翔的蒙布朗了。

  “想着樱井桑,不自觉就做出来了。”松本润歪着头,一脸真诚无辜地说出让樱井翔心跳停拍的话。松本润那天向他问了姓名。

  但是他与松本润的交流也仅限于那一次,再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发展。他只是每天吃同样的蒙布朗看玻璃后的松本润,而松本润也一直在厨房里忙碌,无暇关注樱井翔。


  二人的再次交集,是在松本润的甜品店开店后的第180天。樱井翔的日程本上都记的清清楚楚。

  那天樱井翔是趁着周末去看望他因为打棒球太投入而意外受伤的好友,在好友喜欢的那家和菓子店里遇到了松本润。

  前一秒还在嫌弃笨手笨脚的好友,看到便装的松本润的那一瞬间樱井翔只想狠狠地亲亲那个摔断腿只能在家看直播的好友。当然,这个亲只是用来表示开心的程度。

  “啊,是樱井桑啊。”松本润也发现了樱井翔,笑着冲他挥手,“您也喜欢这家的点心吗?”

  “嗯。”樱井翔脸不红心不跳地扯谎了。

  松本润穿着一件水蓝色的短袖衬衫,里面的衣服是白色的,而樱井翔恰巧穿着白色的短袖衬衫,内搭是水蓝色的。樱井翔摸摸鼻子,偷偷看向身旁心情愉悦地挑着点心的松本润,这是不是也算是情侣装了。

  “嗯?樱井桑还没买吗?”松本润的手上都抱满了而樱井翔手上还什么都没拿。

  沉迷松本润身上的香味的樱井翔这才反应过来,随手拿了一盒草莓大福,“我,我买好了。”

  因为离得很近,樱井翔刚刚闻到了松本润身上淡淡的香味。他没闻出是哪个香水,不然他也可以偷偷用同款了。

  他只觉得很好闻。

  

  “没想到樱井桑也喜欢和式点心呢。”松本润提着袋子,笑脸盈盈。

  “松本桑也是呢,明明是西式甜品师,也这么喜欢和式点心。”樱井翔小心地看着松本润的笑脸,“而且松本桑看起来就很西式啊。”轮廓分明,有着和西方人一样深的轮廓却对和式点心爱不释手。

  松本润假装不悦的样子,“诶~再怎么样我也是日本人嘛。”樱井翔看着松本润撅起的嘴,也跟着傻笑起来。

  “樱井桑等会有时间吗?”松本润看着樱井翔的眼睛,“能否赏脸与我去喝杯咖啡?”

  樱井翔想起了还瘫痪在家的好友,咧开嘴露出了整齐的板牙,“有!当然可以!”


  相叶雅纪窝在沙发上,跟朋友打棒球的时候摔伤的腿架在一旁,抱着笔记本看游戏直播。

  “小翔怎么还没来啊?”眼睛又突然一亮,“嗒嗒”快速点了几下鼠标,“哇!赢了!小和超棒!再送1000朵花!”


  背信弃义见色忘友的樱井翔此时正坐在松本润的对面,听着松本润面带微笑讲着他对和式点心的见解,然而他什么都听不进去。他脑子里只想着一件事,为什么松本润看起来那么甜,是因为他天天和甜点打交道,所以也变得和它们一样浑身散发着可口的香味吗。想尝一口是不是像芝士蛋糕那样甜,樱井翔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樱井桑是不是等会还有事啊?”松本润突然停住了话头,睁着他的大眼睛看着樱井翔,“我会不会耽误到您了......”

  樱井翔发觉自己走神过头了,让松本润都看出来了他的魂不守舍,慌忙摆摆手,“没有,我等会没有事。”慌忙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咖啡,结果却被烫到了。樱井翔捂着嘴烫得直呲牙。松本润见状急忙把自己的冰咖啡递到樱井翔嘴边,让他缓一缓。就着松本润的手,樱井翔直接低头喝了一口。

  “得救了。”重新活过来的樱井翔躺倒在椅背上,长呼了一口气,“还好有松本桑。”抬头看向松本润,却发现他的脸泛着不自然的红。松本润死死盯着还举在半空的咖啡杯,抿嘴不说话。

  “啊......”这是间接接吻了吧......樱井翔碰了碰还残留着刚刚接触玻璃杯触感的嘴唇。看到松本润疑似羞红的脸,樱井翔现在的心情,就和他加班到深夜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在回家的路上,闻到了路边还开着的店铺里荞麦面的香味一样,绝处逢生。

  试探性地开口,“其实,你没必要对我用敬语的。叫我翔君也是可以的哦。”他只看到松本润机械性地点点头,“那我也可以叫你润君吗?”松本润的头低得更低了,但依旧点头了。

  “润君,”樱井翔伸出手,覆在松本润端着咖啡杯的手上,“我能约你吃晚饭吗?”

  松本润还是没抬头,但樱井翔听到了,那声小小的“嗯”。

  

  樱井翔发现,害羞的松本润比正常的松本润要可爱一万倍。平时爽朗健气的声音变得糯糯的,还飘着奶香。虽然用香味来形容声音不是很恰当,但樱井翔听到的时候脑子里就只有奶味了。松本润的脸因为在吃东西而微微鼓起,因为好吃而眼睛瞪得大大的,闪着光。樱井翔都忘记了吃,举着叉子而盯着松本润看。

  是奶香包子吗,好饿啊,真想咬一口。

  “翔君?你不吃吗?”被樱井翔炙热的眼神吓到的松本润放下了叉子,半分不解地看向樱井翔。

  “你嘴角沾了酱。”樱井翔伸手,用拇指抹去了松本润嘴角的酱汁,然后在松本润震惊的眼神下将拇指放到嘴边舔了干净。

  “翔,翔君?”松本润已经满脸通红不知所措。

  樱井翔眯了眯眼,“我吃啊,”声音低沉,“我想吃你。”

  其实樱井翔很讨厌冲动的人,尤其那种说话不经大脑的。但是,今天,他成了这种人,却没有一点讨厌的感觉。

  前提是松本润正在他怀中。

  樱井翔将熟透了的松本润拉进了他的小车里。他是有辆车的,只不过公司和家离得近平常一般都不怎么开。他倒是十分庆幸自己今天开车出来了。

  没有开灯,车里很暗,但樱井翔知道松本润的脸已经红到不能再红。刚刚在饭店里他一冲动说出了失礼的话松本润没有怒斥他也没有甩手走人,他就知道自己胜率很大了。

  轻轻扳过松本润的肩,让他面对自己,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润君,我喜欢你。”吐词就跟新闻主播一样清晰,生怕紧张的松本润听不清。

  松本润没有回答他,但是回应他了。用身体。松本润在樱井翔告白后两秒猛地抱住了樱井翔,头深深埋在樱井翔胸前。

  “润君?”樱井翔把手放在松本润的肩上,凑到他耳边低低地唤着他的名字。他没想到自己真的可以将松本润拥入怀中,近距离闻着松本润身上甜甜的香味,樱井翔幸福得快要昏厥了。

  扶起松本润,让他正对自己,低下头将唇按在他的唇上。细细吸吮,果然是甜的。舌头舔到嘴唇下的痣,松本润明显抖了一下。是敏感点呢,樱井翔将整个唇都覆在了那颗痣上。

  “唔!翔君?别……嗯……”松本润对不好好接吻反而去吻其他地方的樱井翔很是不解,但那个“其他地方”又偏偏是他的敏感之处,只能紧紧抓着樱井翔的肩。

  抓着肩,就自然是发现了什么。松本润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说,翔君,你,你的肩,好,好溜啊……唔!”话还没说完,就被樱井翔狠狠咬住了嘴唇。

  “润君不乖啊……”樱井翔盯着夜色下松本润被吻得水润的唇,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唇,“那等会润君可要好好体验我的肩到底有多溜……”手指在松本润的唇上重重压过。

  让他来尝一尝,松本润到底有多甜。


  超甜


  樱井翔直接将车开回了自己家。停好车后轻轻摇了摇副驾驶上因为疲惫而睡过去的松本润,“润,我们到家了。”

  松本润只是翻了个身,没有醒过来,嘴里念念叨叨。

  看着松本润有些肉肉的侧脸,忍不住伸手掐了掐。松本润挥了挥手,似乎是想挥开脸上奇怪的触感。

  真可爱啊,樱井翔继续用手指戳着松本润的脸,伏在松本润耳边,试探性地问道,“润,是喜欢我的对吧?”

  松本润反手捉住了樱井翔正戳他脸的手指,嘴里模糊不清地说了什么。

  樱井翔凑到松本润嘴边,“嗯?你说什么?”松本润呼出的热气扑在他的脸上,有一点点痒。

  “喜欢,喜欢翔君。”松本润断断续续地说完咂了咂嘴。

  “为什么会喜欢我呢?”樱井翔趁着松本润没睡醒穷追不舍。

  松本润的长睫毛颤抖着,眼睛却没有睁开。樱井翔专注于等待回答,便没有注意到松本润又开始红起来的脸。

  “从初次见面开始,就喜欢翔君了哦。”

评论(6)
热度(76)

© 繁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