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凡

专业三十年的甜饼爱好者
嵐&関ジャニ∞
就是很喜欢他们
谁要是骂他们我就要打谁
(往死里打

【相二】シルバリング

#算是这篇的续篇吧,银色戒指这首真的也好喜欢,歌词真的甜得不要不要

#这绝对是最后一篇了!再不认真复习我就去死啊啊啊!



  二宫和也最近有点黏人。

  相叶雅纪月九的剧本总是从二宫和也那拿到,若无其事地拿出剧本放到自己手上,总觉得他的手似有若无地摸了摸自己的手。

  有时相叶雅纪工作结束比较晚,最后离开电视台,结果打开保姆车的车门就看到二宫和也缩在后座上若无其事地跟他打招呼,“你好慢啊。”

  平常在乐屋里也学着松本润不按座位坐,若无其事地坐在相叶雅纪身边玩手机。玩着玩着就靠上去了是常事,最后演变到在ms直播时都毫不在意地靠在了一起。

  相叶雅纪在节目结束后拉着二宫和也回到家,关上门,把人好好放在床上,自己也爬上去坐好,面对面的。

  “干嘛啦?”二宫和也随意地往后一倒,靠着枕头。

  “你最近怎么了?”不废话直接切入主题向来是相叶雅纪的作风。

  二宫和也的眼神有些飘忽,“我?我没怎么啊。”

  “骗人!”相叶雅纪双手撑着床,把脸凑到了二宫和也面前。那对被称为“从未撒过谎的眼睛”直直地注视着二宫和也,“最近发生了什么?告诉我。”

  二宫和也即使是过了这么多年,也还是对相叶雅纪的眼睛没有抵抗力。一旦对上,就情不自禁地心跳加速,大脑开始混乱。

  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小和,告诉我,好吗?”相叶雅纪还偏偏用压低了的声音循循善诱。

  二宫和也微微偏过头,稍长的头发遮住了脸,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真的,没什么。就只是,想和你待在一起而已。”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相叶雅纪这段时间很忙,特别忙,因为要拍电视剧,通常都是二宫和也睡了相叶雅纪还没回来。而等二宫和也醒来,相叶雅纪不是还在睡,就是又已经出去了。

  明明是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能说上话的机会却少之又少。几乎是除了团番,两人都不能同时醒着跟对方在一起。

  可以前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或者说,很忙的时候是经常的。二宫和也想不通自己这是怎么了。

  “小和,你这是在担心什么?”相叶雅纪缓缓开口,一语道破,“即使我们现在见面少,但感情也不会变,不是吗?”

  “小和,你看看我。”相叶雅纪将二宫和也的脸扳向自己,“我在这,就在这。不会离开的。”

  “我,”二宫和也眼神有些迷茫,伸出手环住相叶雅纪,“我知道的。”

  只是,很想和你在一起。一直都在一起,一刻都不想分开。

  相叶雅纪轻轻拍了拍二宫和也的背,“小和你先松开。”二宫和也照做了,疑惑地看着趴在床边撅着屁股在床头柜里翻箱倒柜的相叶雅纪。

  “你这又是突然搞什……”话被举在自己眼前的红色小盒子给截住了。

  相叶雅纪的另一只手挠了挠后脑勺,“其实我没想这个时候拿出来的,本来是想在你今年生日的时候再给你。”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枚银色的戒指。

  拉过二宫和也的手,握在手中细细摩挲,“这样,会不会让你更有安全感呢。我啊,是绝对不会离开小和的。”将银戒套在了二宫和也的无名指上,小小的银戒在灯光下闪着淡淡的流光。

  相叶雅纪看着还在发愣的二宫和也,眼神温柔得一塌糊涂,“我爱你。”

  二宫和也的眼前有些模糊,他努力睁大眼睛,想把相叶雅纪看得更清楚,视线却越来越模糊。

  “你看,草戒换银戒了哦~”相叶雅纪又开始傻兮兮地笑了起来。

  二宫和也狠狠擦了把流出来的眼泪,也笑了,“你以为这样我就不会继续粘着你了吗。想都别想了。”

  把他揽入怀中,相叶雅纪蹭了蹭二宫和也柔软的发梢,“那还请你继续粘着我,奥さん。”

  “谁是你的奥さん啊。”声音小小的。

评论
热度(22)

© 繁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