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凡

专业三十年的甜饼爱好者
嵐&関ジャニ∞
就是很喜欢他们
谁要是骂他们我就要打谁
(往死里打

机械心(下)

#接上篇



09

  J在荞麦面店就被S注意到了神情的不对,所以后来他问S要的那个地图是假的,是S故意将J引过去的。小镇的西面还有一座山,那才是山洞的所在地。J跟着S来到了西山,果然和方才的北山不一样,从山脚下就修了石梯。

  “你就不怕我把心脏拿走,我的目的可就是那个啊。”J看着S的背影,不明白S为什么会答应带自己去。

  S停住,回头俯视J,“你倒是可以试试。”等到了目的地,J便懂了S为什么会那么自信。山洞的门口站着两个拿着武器的守卫,别说两个,就算只有一个,J也绝对打不过。J忍不住小声抱怨,“所以你带我过来就是让我打消念头的吗?”

  “不,我是来帮你偷出那颗心脏的。”他们躲在了山洞的不远处,S盯着山洞,淡然地说道。

  “哈?”J真的懵了,眼前这个人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这些读书人都是这样难懂吗。

  S拉着J往树丛后又走了几步,“如果我说我并不信仰这个你信吗?”推了推快滑落的眼镜。

  S说这里是三十年前被一个躲雨的镇民无意间发现的,不知道那个镇民经历了什么,回到镇上就说他看到了神迹,他被神保佑了,马上就要交好运了。一开始没人相信他,结果过了几天他就在自家菜地里挖到了一箱黄金,成为了镇上最有钱的人,后来还当上了镇长,也就是现任镇长。于是所有人都相信了山上出现了神迹,祭祀也就从这开始了。

  “我从来就不相信这种事,这最多就是一个巧合。而且那是一颗心脏诶,他们都不会怀疑的吗?万一是什么杀人犯杀了人分尸后藏在那的呢?”S神色严肃,“不过心脏一直没腐坏这一点的确还无法解释。但是镇上的人我总觉得很奇怪,尤其是祭祀的时候,总觉得他们被控制了,和牵线木偶一样。”

  J看着认真思考的S,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想过心脏的来历,为什么父亲会有这颗心脏,为什么机器人要靠心脏才能动,而自己为什么这么唐突地就出发寻找心脏。沉迷于机械的父亲从小时候开始就很少陪他,他和父亲的关系可以说是很冷淡的,为什么,自己会对这个和自己没有一点关系的机器人这么上心呢。

  思绪回到父亲去世的那天晚上,J坐在机器人的对面看着它,不知什么时候就开始放空了,等他回过神来,他的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去找心脏。

  J把手指放在嘴边,轻轻摩挲着嘴唇,“难不成这个机器人有问题......”

  “你说什么?”J的声音很小,S没有听清。J放下手抬起头,“啊,没什么。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无论如何,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只有把心脏偷出来。”

  “嗯。”S点点头,“既然你和我的意图是一样的,那我们也算是同一阵营的伙伴了。刚刚我想了一下对策,你看怎么样。”S对J挥手示意他靠近,J立刻将耳朵凑到S的嘴边。

  听完后J的眼睛亮了起来,一脸敬佩地看向S,“这么短的时间里你能想出这个也太厉害了吧!”

  “嘘!”S慌忙捂住J的嘴,“你小点声,被发现了就完了。”J睁着大眼睛小鸡啄米般的快速点头。


10

  “那个,松兄,你们辛苦了啊。”S提着竹篮突然从台阶下走上来,守卫们明显警惕了起来,朝着S举起了枪,但发现是S后又将枪放了下去。被称呼为“松兄”的守卫对S扬扬头,“什么嘛,原来是你小子,这么晚跑这来做什么?”

  S赔笑道,“我这么突兀前来真是十分抱歉,是这样的,我母亲做了一些饼干让我给二位大哥带来。她看二位站岗太辛苦了,就随便做了一些,还望二位大哥不要介意。”

  “噢,是你母亲做的啊,那我们一定要好好尝尝了。”听到是S的母亲,守卫们更是放松了,J躲在一旁的树丛里暗自对S赞佩,果然如S所说守卫们一下就放松了警惕。

  “我们先回客栈去取些我母亲做的饼干然后把安眠药掺进去。等会假装是我母亲让我去送饼干,你躲起来,等他们吃了饼干睡过去后我们再一起进去。”S顿了顿接着说,“放心,他们俩年轻的时候都追过我母亲,现在即使我母亲已经结婚了也还是对我母亲有好感。所以只要提我母亲他们就绝对不会再多想了,况且,他们本来头脑也比较简单。”

  J看着两个守卫完全放心地接过S的竹篮,拿出里面的饼干大口大口地吃着,边吃还边夸S的母亲的饼干好吃,努力不让自己笑出来。

  守卫们很快就按照计划睡了过去,S松了口气,对着J的方向招手。J跑了出来,拍了拍S的肩,“你真神,听到是你母亲,他们就一点防备都没有了。”S弯了弯嘴角,“好了,别废话了,我们赶紧进去,得在他们醒来之前出来。”

  “诶!”

  跑进了山洞,J发现里面的情况很复杂,刚进去不久就出现了三条路。“这边。”S扯过J的衣袖跑向了最右边的路。

  “诶,你记得路啊。”“废话!当然是有标记的啊,不然每次来祭祀都迷路?”

  “诶嘿嘿,对哦。”J傻笑道。和S一起行动让他也放松了下来,明明之前被S摆了一道但却没有了防备,就跟外面那两个守卫一样。可他还是愿意再次相信S,也许是S和自己一样都想知道真相吧。

  不知穿过了多少岔路,S停下来脚步,“到了。”J抬起头看向前方,那是和阴暗的山洞格格不入的金碧辉煌。

  这最里面的洞室和外面的狭窄崎岖截然不同,非常宽阔,全镇的人同时在这里进行祭祀活动也完全不会挤。洞室被装饰得富丽堂皇,J的正前方是一个镶嵌了很多宝石的架子,正中间放着的则是那颗心脏。

  “看来那个人真的很有钱呢。”J感叹着走向心脏,同时问S,“你力气大吗?”这次轮到S搞不懂J的想法了。

  “你能单手扛起我吗?不行就换我来扛你,你去把心脏拿下来。”J虽是这么说的,但已经捋起了袖子,他觉得像S这种柔弱书生大概不会经常锻炼身体。结果下一秒就被S很轻松地扛了起来。

  “你不要太小瞧人了。”S仿佛能知道J心里是怎样想的一样。J撇了撇嘴,向那颗躺在软垫上的心脏伸出微微颤抖着的手。


11

  S和J面对面站着,都直勾勾盯着J手上鲜红的心脏,表情微妙。

  “它,它没在跳......”J的声音也是颤抖的。真正将心脏捧在手上,即使之前做好了心理准备,心情也还是很复杂。

  “你傻了吗,怎么可能会跳。”S扶住了J的手臂,他的手也在微微颤抖,“我也还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它啊,平常都是在人群里瞎混。”

  J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抬头,“你为什么会不信这个?”全镇的人都莫名其妙无条件信仰,为什么偏偏S不信。

  “也许是因为我从小就在邻镇上学吧,高中毕业才回来。”S再一次猜透J的想法,“你别乱想。”

  自知理亏的J目光闪躲地看了看四周,低下头把心脏收进包里,推了推S,“快走吧,等会他们就该醒了。”S抿住嘴不让自己笑出来。

  两人原路走出山洞看到的却不是原先的景象,满地随风摇曳的小花令J产生了熟悉感。J有些迟疑,“这里不是N......”

  “欢迎来我家!”二人闻声转身,A站在房前,手上拿着一个花环冲他们笑道。N从A 的身后走了出来,还是双手插在裤口袋里慵懒的样子。

  “J,欢迎回来。”曾经看起来俏皮可爱的笑容现在看起来却是如此诡谲。


12

  J下意识地将包和S护在身后,“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N却不急着回答J,慢悠悠地转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不先进来喝杯茶吗。”

  “我刚泡了一壶茶哦~啊J你要是嫌苦的话我有准备糖!”A还是那副兴致高昂的样子。

  “他们就是你之前说的高龄少年和人形兔子?”S凑在J的耳边小声问道。J点点头,“但是,怎么感觉不太对。为什么我们会到这里来?”

  S走到了J的前面,“总之,先过去再说。万一发生什么,我们也有两个人。”

  “嗯。”J第一次觉得自己不再是孤单一人。伙伴啊......

  N依旧是懒懒地坐在沙发上,A站在一旁捧着茶壶笑眯眯地问两人要不要喝茶。J无视了A直接问N,“你有什么打算?”N一副很悲伤的样子,“唉,怎么,旅游了一趟就不再恭敬地叫我N先生了吗?本来还觉得你是个懂礼貌的好孩子呢,对吧,A?”A也很惋惜地点点头表示赞同。

  “你们,拿到心脏了吧?”N的眼神犀利了起来,露出令J害怕的危险气息。J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让背包离N远一点。转眼N又笑了,又变成了平常的样子,“呐,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13

  “在很久很久以前啊......”

  “N,好俗套的开头啊。”A反坐在椅子上,趴在椅背上抱怨道。N狠狠瞪了他一眼,“闭嘴。再说话就用胶水粘住你的嘴。”A立刻用手捂住嘴。

  N清了清嗓子继续说,“有一对兄弟,他们不是人,也不是怪,”说着瞥了一眼A,“是介于人与怪之间的特殊存在,有着永恒的生命。除非,心脏被挖出来。他们本来是很安详地在一起生活,哥哥喜欢研究各种锁,弟弟只对游戏感兴趣。有一天,弟弟陪哥哥去到了人类的小镇上,因为哥哥想去淘些新奇的锁。然后呢,他们遇到了一个怪异的机械师,他坐在屋前一直在捣鼓一个同样怪异的机器人。哥哥被那个机器人吸引了,上前去跟那个机械师交谈。他们很投缘,弟弟见他们聊得来的样子,便去镇上的游戏商店买新出的游戏。而当弟弟再回到机械师的屋子时,等着他的却是哥哥的尸体。哥哥的胸前开了一个很大的洞,血都已经凝固了。那个机械师开心地看着他那长相怪异的机器人在屋内走来走去,那个机器人的胸部放着的,就是哥哥被挖去的心脏。他的那个傻哥哥就这样毫无防备地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了初次见面的人,结果那个人就动了邪念。”

  “弟弟当然是很悲伤,也很愤怒,自己的哥哥就这样被人杀了。他冲进屋内要找机械师报仇,却被机器人拦住了。机器人的手变形成了锋利的刀斧,闪着瘆人的白光对着弟弟。而那个机械师却还笑着对弟弟说,太好了又来了一个,要不要先挖出来留着备用呢。他们虽是永生的,但其他和普通人类并无差别。赤手空拳的弟弟自然是干不过杀人机器,于是他逃了,连哥哥的尸体都没来得及带走。”

  “弟弟一直在等,等一个把心脏夺回来的机会。因为只要有心脏和作为器皿的身体,哥哥便可以复活。结果他就遇上了一只撞树的兔子,那只兔子不是普通的兔子,是会一些小法术的怪。弟弟便留下了兔子,他让兔子去将心脏偷了回来,那个机械师因为没了心脏,机器人不能动而一直郁郁寡欢生了心病,最终也死于心病。”

  “弟弟一开始是想让兔子作为复活哥哥的器皿,但是却行不通。心脏不知道被那个机械师做了什么手脚。弟弟没办法,只好先把心脏藏在一个山洞里。却被一个人类发现了,结果那个人类不知中了什么邪,竟以为那是神迹,最后还让全镇的人供奉它。”A听到这里瞪大了眼睛看着N,想说话却又不敢。“不过很巧的是,偷心脏的时候兔子不小心把黏在身上的花掉在了机械师的家中。更巧的是,机械师有个儿子,他听从了父亲的遗愿将这朵花作为线索踏上了寻找心脏之旅。弟弟想,作为机械师的儿子,也许可以成为被机械师动了手脚的心脏的器皿。接下来的,你就应该知道了,J。”

  N的眼睛有些湿润,他吸了吸鼻子,再次看向J的目光已经是冰冷的了,“我给你提供线索让你自己去找心脏而不是我直接拿给你,是因为这样你才会更相信我的话。”

  J怔怔地坐在椅子上,放在腿上的双手紧紧握成了拳。自己的父亲是疯狂的杀人犯,这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即使关系再不亲密,那也是自己的父亲。他听母亲说过,以前的父亲虽然也是沉迷各种机械,但性格也是温和的。为了一个机器人去杀人,他是不愿相信的。

  S坐在一旁也是一脸震惊,等他慢慢消化了这个残酷的故事,便担心地看向还愣着的J,微微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A也只是坐着发懵。

  一室沉默。


14

  “N,原来我一直就只是被你利用的道具是吗?”A的声音是从未有过的低沉沙哑,眼中黯淡无光,和那个精力充沛的眼中总是闪着光芒的样子完全不一样,“本来我早该不存在了,是吗?”N低着头,没有否认。

  A“腾”的一下站起来,紧咬下唇盯着N。N一直低着头,像是不敢面对A。

  “那我还要谢谢那个机械师了,让我能好好活到现在。”A仿佛是坏掉了一般,开始大笑,“N,你啊,哈哈哈......”N轻轻开口,“你别这样......”

  A突然就用力把椅子摔在地上,N吓了一大跳,他显然没料到A会是这样的反应。“自从被你救回来,我一直把你当最亲近的人。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自作多情的我真是蠢爆了!”A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将桌上编好的花环扫到了地上,冲出了屋子。

  “那个......”S刚开口就被J打断了。

  “你是想要我来做器皿对吧。”J站起身,走到N的面前,把包扔给了他,“心脏在里面。我不知道父亲对心脏做了什么,但是如果你觉得是我就可以的话,那就来吧。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我既然是他儿子,那就该为此赎罪。”眼神坚定。

  “喂......”S也站起身,他并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

  “罢了。”N轻哼了一声,起身捡起地上的花环,“即使成功了,那也不再是哥哥。我不该活在过去的,明明身边也有了陪伴我却不懂得珍惜,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现在失去了才懂得,真是可笑啊。”N无力地倒在沙发上,“活该我又一次失去至亲......”

  “可是我父亲他......”“那你也没错不是吗,即使你是他儿子,人也不是你杀的,不该由你赎罪。”N将花环戴在头上,大小刚好。他疲惫地闭上双眼,“你们走吧,别再想这件事了。让我一个人待会,拜托了。”

  J抿了抿嘴,没动。S扯过他,走到了门外。

  “S,这......”J的眼睛一下就湿润了,哽咽着说不出话。S拍了拍他的肩,“这不能怪你,就像N所说,这是你父亲犯下的罪,不该由你来承担。A的出走大概对N的打击太大了,让他最后领悟了吧......J?你,你怎么?”看到面前泣不成声的J,S慌了神,手忙脚乱地给J找东西擦眼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对不起......”J用手胡乱地擦着眼泪,“我,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就,就让我哭会......”

  S把从身上翻出来的手帕递给J,“没事,你哭吧。”


15

   等他们回到小镇已是早上,二人便索性去荞麦面店吃早饭。

  “你说,N先生会去找A吗?”J夹了一筷子面,放在嘴边。“也许吧,好好去跟A说清楚,他应该会回去的。”S吃了一大口面。

  J若有所思,又把筷子放下,手指一下没一下敲着桌面,“S,其实,我有件事没说。”S把口中的面吞了下去,抬头,“你说。”

  “那个心脏有一种奇特的香味,很淡,但我还是闻到了。”J的神情变得严肃。

  S也放下了筷子,“嗯,然后呢?”

  J的脸色阴沉下来,“那个机器人身上也有。”顿了顿,语气不确定,“我想到了一个假设,会不会,是那个机器人影响了父亲的心智,并且给N先生哥哥的心脏做了标记,让那个心脏只能为它所用......”J又回想起了那个与机器人共处的记忆模糊的夜晚。

 

  J家的阁楼里,机器人依旧坐在那把椅子上,四肢无力地下垂,头也歪歪地靠在椅背上。眼睛的部位有一道光闪过。


评论(6)
热度(14)

© 繁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