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凡

专业三十年的甜饼爱好者
嵐&関ジャニ∞
就是很喜欢他们
谁要是骂他们我就要打谁
(往死里打

机械心(上)

#作业终于写完了!来这边存个档。嗯,这真的是我的期末作业,专业课的

#1w+ 于是就分两次发了

#毕竟是要交给老师看的所以cp向还是不能太强,但写的时候是有偏虹笃



01

  J的父亲是他们镇上有名的机械师,但因病去世了。留下J与母亲,和一个未完成的机器人。

  说未完成,其实也已经差不多是一个完整的机器了,只是动不起来。还缺少了最关键的一个零件。

  是颗心脏。

  “我希望,你能去找到它……”父亲临走前抓着J的手说道。

  那个机器人被放在了阁楼的椅子上,四肢无力地下垂,头也歪歪地靠在椅背上。胸膛被各种齿轮线路填充,只有心脏处空荡荡的。

  J坐在它的对面,看了它一夜。第二天收拾了行李,背着帆布包告别了母亲,踏上了旅程。

  “我想让它动起来。”


02

  父亲说机器人的心脏是很久之前被一个小偷给偷去了。那个小偷落下了一朵黄白色的干花在房间里,这就是唯一的线索。

  J拿着干花四处询问,可是这样漫无目的是根本找不到的。过了好几天,一无所获,J才发现自己太冲动了。

  但是当他一想到机器人的模样,总觉得它有一种奇怪的魔力,促使他去为它寻找。

  靠着树坐下,拉低帽檐遮住脸,手臂环住帆布包睡了过去。在没有找到能住宿的人家时,J通常都是这样打发睡觉的时间的。

  只是这晚似乎不是那么平稳。

  睡得本来就很浅,周围有什么动静J就会醒过来,更何况是有东西在他的鼻尖上扫过。

  猛的睁开眼,眼前的就是一团棕色的球状物体,看上去软乎乎的。

  下意识挥手把它扫开,那一团显然也是被突然醒过来的J吓到了,被扫到地上后就立刻弹了起来,蹦到了更远一些的地方。

  揉了揉眼睛,仔细去看,才发现那是一只棕色的兔子。

  兔子的眼睛是乌黑的,亮晶晶地盯着J看,过了一会,才开口说道,“啊,你醒来啦。”

  J震惊地睁大眼睛,“你你你,怎,怎么说话了?!”

  兔子歪了歪头,再次蹦到J的面前,“我本来就会说话呀。”

  J用了好一会才让自己接受了兔子会说话这个事实,尝试着和兔子对话。

  “你,知道……”小心翼翼地开口,却被兔子打断。

  “是不是你在找花呀,那个黄白色的!”兔子的语气很雀跃。

  “我知道哪里有哦!”

  J还真不知道天下竟有这种好事。


03

  兔子缩在J的脚边,眯上眼享受着撸毛的舒适。

  J盘腿坐在地上,摸着兔子柔顺的毛,进行着几个小时前的他还会觉得不可能的对话。

  “那个花是我们家的啊。”兔子又往J的手掌挪了挪,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诶?这样吗?”J有些惊讶。兔子从J的手下钻了出来,抖了抖身子,“走,我带你去花园。”

  下一秒,J就觉得,眼前要是再发生什么奇异的事,也不会惊讶了。毕竟,一只拳头大小的兔子,眼睁睁地看着它变得跟马车一样大,大概除了兔子会说话就没有比这更难以置信的了。

   “上来吧。”这只热心的大兔子背对着J。J犹豫了一会,还是爬上了兔子的背。

  总觉得,能把后背毫无防备地给一个陌生人,大概不会是坏人。

  最多是个傻子。


04

  “N!我回来啦!”兔子迈着他的两条长腿奔向盘腿坐在榻榻米上专心致志打游戏的少年。

  是的,两条长腿。

  兔子载着J来到花园后,就又变成了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J的内心毫无波澜,就算是下一秒这满园的黄白色的花全部都变成了疯梨吵吵闹闹地跑来跑去,他也会连眼睛都不多眨一下。

  那个弓着背打游戏的少年根本不偏头看男子,皱着眉盯着电视屏幕,手上的游戏手柄被按得啪啪作响。

  男子似乎是习惯了被无视,蹲在少年的身边,安静地看着他打完了游戏。

  “哦。”少年扔下游戏手柄,懒懒地靠着身后的靠枕。这时他才转头看向J,少年有着一对漂亮的琥珀色眼睛,浅浅的,不带情绪。

  “你在找这个花?”N一把推开想往他怀里蹭的人形兔子,“你先变回兔子再说。”

  男子委屈地扁了嘴,抱着腿缩在了一旁,小声嘟囔,“你明明知道我在花园里变不回兔子…...”

  “是的,”J摘下帽子放在胸前,微微屈身向少年行礼。即使是对比自己小的人,J也不会忘记最基本的礼仪。

  少年挑眉,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很可惜,你家的事,跟花没关系。”J诧异地看向少年,他还什么都没说,少年却一副无所不知的样子。

  “但是我知道哪里会有你要的东西。”轻描淡写地说着不得了的事。

  J觉得,人真的应该多出门看看,才能知道自己是有多么的无知,而这个世界又是多么的奇妙。


05

  接过A递过来的茶杯,“谢谢。”J双手捧着茶杯看向眼前这个笑得一脸真诚的男人。

  A就是那个在花园里就变不回兔子的兔子。A说,是N告诉他有人在找花,让他去找那个人,也就是J。

  “你问我为什么变不了兔子,我也不知道啊,好像是被这个花抑制住了呢。”A拿起桌上编了一半的花环,继续编了起来。J喝了一口茶,立刻捂嘴皱起眉头,“哇!好苦!”

  “诶?有吗?”A一副很震惊的样子,“我的特制茶怎么会苦呢?N就从来没说过苦啊。”

  苦到怀疑人生的J吐着舌头试图尽快让苦味散去,A虽然嘴上说着不相信他的茶苦,但还是给他倒了杯白开水漱口。

  N踩着拖鞋走了过来,倒在一旁的沙发上,依旧懒洋洋的,“等会就让A带你去。”

  J放下水杯,站起身向N鞠躬,“谢谢N先生了。”

  N的年纪比J大,虽然看起来只有17岁左右比自己还小,但从A的口里听到的,似乎比目测的年龄要大上很多。于是J就恭敬地称呼N为“N先生”了。

  “那你怎么不叫我A先生啊?”某人形兔子很不满,“我也比你大哦。”

  “非人类不在考虑范围内。”J戴上帽子,扶了扶背包的肩带,“走吧。”

  据N所说,在不远处有一个小镇,那里的人有奇怪的信仰,在山洞里供奉着被称之为“神迹”的东西,还会有定期的祭祀活动。而那个东西就是J所寻找的心脏。

  “明明是那么不吉利的东西,却被当成宝贝。”N不屑地撇了撇嘴。

  J有问为什么N要帮他,N只是冲他眨了眨眼,笑得俏皮,“人总有自己的私心。”J也不再多问,反正,找到心脏才是他的目的。


06

  A只把J带到了小镇的边缘,“我就回去了,你加油哦!”

  J揉了揉A毛茸茸的耳朵,“嗯,再见了。”

  到达小镇已是傍晚,J便走进了一家小客栈准备休息一晚,第二天再去找那个山洞,顺便也可以打听一下消息。

  客栈的柜台里坐着一个戴着金属边眼镜的少年,他正就着偏暗的灯光看书。J走上前,“那个,你好。”

  少年闻声抬起头,笑盈盈的。不知道他是看到了什么情节,看向J都还没来得及收回笑意。少年尴尬地掩着嘴咳了一声,站起身,“您好,是来入住吗?”J点点头。

  少年翻开登记簿,“一个人?”“是的。”J接过笔和登记簿,填写了相关内容。

  “您的字很漂亮呢。”少年拿回簿子核对信息轻轻说了一句。J正抬头观察着客栈的装修,听到少年的话,受宠若惊地抓了抓头发,“啊,谢,谢谢。”从小就不怎么与他人交往的J被初次见面的人夸了字好看,不自觉的开始害羞,眼中的少年都觉得亲切不少。

  少年收起登记簿,走出柜台,对J微微倾身,“我带您去房间。”

  “那就麻烦了。”

  跟在少年的身后,J发现少年要比自己稍微矮一点点,他正好能看到少年头顶的发旋。虽说是有打听消息的意图,但J不擅长跟人搭话,他抿了抿嘴,不知道该怎样开口。倒是少年先开了口,“您来镇上是做什么的呢?若是来游玩,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带您去逛逛。”少年回头看着J,清澈的眼眸让J无法拒绝。

  “好,好啊。”

  少年为J打开房门,将钥匙递给他,“今天想必是赶了一天路,休息好了随时都可以来找我。晚安,祝好梦。”J靠着房门冲少年挥手,脸上挂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笑容。

  少年下了几节楼梯又回头冲J笑道,“对了,我叫S。”

  J的笑意更浓,“嗯,晚安,S。”

  床虽然小但很柔软,再加上心情愉悦,J很快就入眠了。明天就让S带自己去那个山洞吧。

  J觉得自己的运气真的好极了。


07

  大概是很放松,J一觉睡到了中午。不太好意思地走到柜台,却发现柜台里坐着的是一位中年女性。正疑惑着,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啊,您起来啦。”J回头,果然是S。

  S对坐在柜台里的中年女性微微点头,“这位是我的母亲。因为今天要带您去镇上,所以让母亲来帮忙。”

  “我儿子很开心呢,难得来了和他同龄的客人。”女子温柔地笑道,“还希望他不要给您添麻烦。”J连忙摆手,“没,没有的事。这还要麻烦你们了呢。”S笑着推着J走向饭厅,“好了好了,您就别跟我们客气了。我们先去吃饭,一定饿了吧。”J睡到了这时候,的确是饿了。S的提议总是恰到好处。

  J很喜欢听S说话。也许是S看了很多书的原因,不论说什么J都觉得很动听。J很佩服S能看那么多书,像他就是一看书就头疼的类型。

  S的声音介于少年与成人之间,既留有些许少年的稚嫩,又已经如成年男性般富有磁性。S刻意压低声音,用着只有他们俩才能听得到的音量,而并不会打扰到路上的其他人。走在S身边,听他有声有色地介绍着小镇的种种,J整个人都放松了,就想这么一直和S在一起,听他低沉的声音讲着奇闻趣事,什么都不用想,放松到都差点忘了他来到这的目的。

  恍然大悟地站直身子,试探性地问S,“那个,S,你们镇上有什么信仰之类的吗?就,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就是,像其他地方有寺庙......”

  “有啊。”不知道是不是J看错了,他感觉S的笑容僵住了,虽然很快又恢复了原样,“我们有定期的祭祀活动。”

  真的和N说的一样,J情不自禁在心里感叹,在这之前他并没完全相信N的话。他还没天真到会完全信任一个初次见面的人。

  “能带我去......”“啊,到这家荞麦面店了。这是全镇最好吃的哦。”J还没说完就被S打断了。被拉着走进荞麦面店,J察觉到了不对劲,S会这样打断自己说话实在是不像他这样懂礼貌的人会做的事。J微微眯起了眼睛,看来这中间怕是有猫腻,这个祭祀的东西估计的确来路不是很干净了。

  J边吃着面边思索着晚上要不要偷偷溜出客栈去找找那个山洞,抬眼看向坐在对面的S,估计只能靠自己了,看S的态度是不能指望他会帮自己。


08

  “谢谢你今天陪我,我很开心。”用过晚餐后的二人回到了客栈,J扶着房门冲S笑道,“你也很累了吧,早些休息啊。”

  S站在门外笑得温和,“嗯,您也是。”

  一关上门J就拿出了小镇的地图开始研究,小镇只有北面有座小山,花上一晚上去找一个山洞虽说还是有难度的,但既然有定期的祭祀活动,那么找这种活动的痕迹就肯定没有那么难了。收拾了一下东西,J打开了窗户。

  他住的房间在二楼,不是很高,旁边的店铺还正好有一个小平台。J把床单和被套都拆了下来系在一起,一头绑在了床腿上,抓着另一头,小心翼翼地从窗户翻了出去。顺利落在了小平台上,最后的一点点距离J顺着水管成功到达地面。回头看了一眼自己漆黑的窗口,从客栈的后面绕了过去跑向小山的方向。

  一路上有路灯和楼房里照射出来的灯光,J很顺利地跑到了山脚下。从包里取出头戴式照明灯,戴在头上调好角度,便朝着山里前进。也许是这里前些天下过雨,泥土还有些湿润,J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时不时还有树上积攒的雨水点落在他的身上。

  “可恶,根本就没有人来过的样子啊。”J在树丛中穿梭,却是一无所获,“如果有祭祀活动,理应会有一条像样一点的路才对。”

  “你当然找不到,因为根本就不是这座山。”J闻声迅速转身,S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身后,惨白灯光下的脸面无表情。

  J震惊地瞪大眼睛,“你,你怎么在这?”

  S冷笑了一声,走近J,“你的表情藏不住东西,我一看就知道你在谋划着什么。果然在后门等着就等到了你跑过去。”这时的S与之前的斯文的样子判若两人,反光的镜片后,眼神都是冷的。J向后退,双手握拳举在胸前,警惕地盯着S。

  “你别紧张,在弄清你到底想做什么之前我是不会对你怎么样的。”S双手摊开,停住脚步,“说吧,你来这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我是来找我父亲的遗物的,它被偷走了。”J顿了顿,还是实话实说。他并不擅长撒谎,所以也才会被S识破。

  “遗物?”S显然不明白。J索性将全部的事都说了出来,反正他也瞒不住。S紧皱眉头,一脸难以置信,“会说话的兔子?还会变成人?你确定你不是从童话镇来的?”J忍不住“啧”了一声,“你爱信不信,反正我都说了。”

  “我信。”

  “诶?”J盯着S一秒正经的脸,他觉得他捉摸不透这个人。

  “我说,我信你。”S一字一句说道,“因为,他们供奉的,的确是颗心脏。”

评论
热度(11)

© 繁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