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凡

专业三十年的甜饼爱好者
嵐&関ジャニ∞
就是很喜欢他们
谁要是骂他们我就要打谁
(往死里打

今天松本润养狗了吗

前文 aiba kun的无限循环

#暑假填坑任务打卡!都说了我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吧,看,还提前了(文概课太无聊了)

#有虹笃



1

  众所周知,松本润除了盆栽,还很喜欢狗。


2

  众所周知,松本润除了狗,还被其他所有动物嫌弃。


3

  扒着墙看着不远处和豆柴亲近无比的相叶雅纪,松本润的眼神里全是怨念,浑身上下散发着“想和可爱的狗狗一起玩耍想和可爱的狗狗一起玩耍想和可爱的狗狗一起玩耍”的怨气。

  相叶雅纪打了个喷嚏,用手擦了擦鼻子,“怎么回事?凉飕飕的。”


4

  “樱井桑,我想养狗。”松本润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樱井翔一口水直接就喷了出来,赶紧扯张纸准备擦嘴,就看到纸盒上用马克笔写着大大的“相叶专用”,无奈默默放回去,用衣袖擦了擦嘴。

  “松润,你要冷静啊。”


5

  毕竟松本润是个抱几个月大的小奶猫都会被抓伤的人。

  毕竟松本润是个即使对所有人都会胡闹的猴子也会避之不及的人。

  狗不理包子想养狗。可能吗?


6

  “呐,爱拔,为什么动物们都和你亲近啊?”松本润蹲在相叶雅纪身边,渴望地看着他怀里的豆柴。

 相叶雅纪用力揉着豆柴的头,“我也不知道啊。你要来摸摸makki吗?”

  松本润小心翼翼地伸手,触碰到豆柴的头时豆柴居然没有逃跑,反而蹭了蹭松本润的手心。

  “最喜欢makki了!”松本润抱着豆柴,激动得不能自已。


7

  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相叶雅纪的豆柴叫makki。

  当菊池风磨不经意听到了松本润那句“最喜欢makki了”时,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他的cp,不逆不拆!

  一溜烟跑进活动室,撞开门,“部长!”

  “咳咳咳咳!”樱井翔咳得天昏地暗,眼泪飞溅。

  “部长你都知道了?你,你别哭啊!我也想哭了!”这可是他上天入地的cp啊!

  樱井翔满头大汗,指着喉咙,又指了指桌上的便当盒。

  菊池风磨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帮着樱井翔拍背顺气,“部长,大事不好了!松润前辈要被相叶前辈用狗拐跑了!”

  “哈?咳咳咳咳!”好不容易缓过来的樱井翔又是剧烈地咳嗽。


8

  “部长,怎么办,要不要把他抢回来?”菊池风磨趴在桌子上,神情严肃。

  “不急,”樱井翔靠着椅背慢悠悠塞一个寿司进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有nino在呢。”

  菊池不解地挠了挠头,但越看越觉得樱井翔吃的寿司眼熟。

  “部长,这是不是我的……”

  “不是。”

  “这是我……”

  “不是。”

  “这是……”

  “不是。”


9

  二宫和也凶神恶煞地冲进更衣室,吓得相叶雅纪随手就拿错了运动衫。

  “来来来,我们来好好聊一聊人生。”二宫和也勾着相叶雅纪的肩,面色阴沉。

  相叶雅纪还什么都没有意识到,一脸惊喜,“噢,小和是要与我来一场冒险吗?”下一秒就被狠狠地拍头,“谁准你学电视里的黑心贵族的!”

  撩尼失败。

  “我是来跟你谈谈,”二宫和也眯着眼睛,十分危险,“关于我可爱的J,你什么时候对他下手了?”

  “诶?”相叶雅纪的表情就跟山魈一样。


10

  山魈是什么?

  giri一下,你就知道。


11

  樱井翔今天第二次差点被寿司卡死了。

  “你们能不能让我好好吃饭!”樱井翔瞪着大眼睛,超凶。

  “不能!”二宫和也撑着桌子,眼睛也瞪得老大,宇宙最凶。

  “你,不能满足J就给我离他远点。还把相叶雅纪这个傻子拖下水,你什么意思?”尼大佬气势十足。

  “哈?”樱井翔一头雾水,“可是明明是ma酱他……”

  “那是狗。”

  “你和masaki又玩什么play?”

  “……我是说,makki是狗,我家的。”

  “他当然是你家的,难不成还是我家的啊。你们有带项圈吗?”

  “……樱井翔!你的思想还能不能好了!我是说,那是一只狗,叫做makki的狗!不是相叶雅纪!松本润喜欢的是狗!”

  小尖嗓穿透活动室的窗玻璃,传到了楼下逗猫逗狗的松本润耳朵里。

  举起豆柴,松本润嘟起嘴,“你妈妈怎么了呀~”宠溺的奶音奶破天,让趴在一旁的大野智忍不住抖了抖。


12

  “小和,你看要不,给makki改个名字吧?我看还是叫ki......我错了!”

  “小和你别走!我错了!真错了!”

  “小和!呜哇!”


13

  下午训练的时候,松本润觉得二宫和也不在状态。

  想问问一旁的大野智,看到他那张昏昏欲睡的脸,想说的话全部吞了回去。

  二宫和也倒是先来找他了。

  “J!我要反应情况!”二宫和也扯着相叶雅纪走了过来。

  松本润眨着他闪着八卦之光的眼睛,“你说你说!”

  二宫和也指着相叶雅纪的衣服,“他的奇酷比凸出来了!我注意力集中不了!”理直气壮。

  松本润这才注意到相叶雅纪的衣服比平常紧了不少,紧绷绷地贴着他的上身,奇酷比自然也就很明显了。

  “这不能怪我啊,我也不知道衣服怎么这么紧。”相叶雅纪十分委屈。

  松本润是谁啊,对衣服的敏感度可不是盖的,眉头一皱,“这不是,大野桑的衣服吗?”

  大野智听到自己的名字,才条件反射地抬头,看了好一会,“啊,是吗?”

  “难怪这么紧。”相叶雅纪用手遮住奇酷比,“这样你就看不到了吧。”

  二宫和也又扯着相叶雅纪回到球场,嘟嘟囔囔,“谁叫你穿大野桑的衣服啊。你奇酷比这样子,真的让人集中不了注意力。”

  大野智揉了揉眼睛,“可是,他们打球又不会面对面,nino怎么注意到到爱拔酱的奇酷比的。”


14

  那相叶雅纪还会因为二宫和也的内裤颜色太鲜艳而兴奋呢。如果不把衣服撩起来,也看不到啊。

  

15

  “松润,你真的很想养狗吗?”樱井翔的声音从报纸后传出来。

  “嗯,是很想。但是,还是养不了吧。”松本润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沮丧。

  “ma桑~你看看我。”突然的新称呼让松本润惊得差点从沙发上掉下去。

  樱井翔放下了报纸,露出了带着傻笑的脸,头上顶着从相叶雅纪那借来的豆柴帽子。

  “汪!”

 

16

  再也没有人听到过松本润说他想养狗了。

  比起狗,他果然还是更喜欢仓鼠。


评论(4)
热度(64)

© 繁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