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凡

专业三十年的甜饼爱好者
嵐&関ジャニ∞
就是很喜欢他们
谁要是骂他们我就要打谁
(往死里打

【相二】White Love Story

#送给我的@yaro 
#这是因为你才有的,也是写给你的
#原谅我写不出歌里万分之一的美好





突如其来的暴雨把两人困在了屋檐下。

二宫和也手插在裤口袋里,缩着背抱怨道,“就不该答应陪你出来,明明这种事你一个人也可以做。”

“抱歉呢,我也没想到会下雨。”相叶雅纪的表情却完全不是让两人困在雨中的愧疚,反而是一张心情很好的笑脸,吃着刚从便利店里买的炸鸡。

“突然说想吃炸鸡,还非要吃便利店的。也是服了你了。”二宫和也抬头看向阴沉的天空,心想大概这雨来得快,去得应该也会很快吧。


难得没有工作的两人本来是窝在相叶雅纪家里一起打游戏。相叶雅纪突然就把游戏手柄往沙发上一扔,对二宫和也说道,“nino,我想吃炸鸡了。”眼睛睁得溜圆,眼神十分认真。

“哦,”二宫和也看了他一眼,目光就移回电视屏幕,“叫外卖吧。”多大点事。

“不,我想吃便利店的炸鸡。”相叶雅纪还就真的把它当大事了。

二宫和也手上的手柄按得啪啪作响,“那你就去吃呗。”

相叶雅纪伸手扶住二宫和也的肩,把他转向面对自己,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我要nino陪我去。”

二宫和也看着相叶雅纪透着真诚的眼睛,过了一会,叹了口气,“走吧。”

他向来拿他没办法。


“啊嘁!”二宫和也打了个喷嚏,只穿了一件短袖t恤的他忍不住抱住手臂搓了搓。随着下雨一起下来的还有温度,已经是6月初,气温却仿佛倒退到了3 4月的阴冷。

刚想开口问要不要干脆回便利店买把伞回家,再等下去感冒了就不好了,话却被身上突然多出的外套给憋了回去。

“出门的时候我说了要你穿件外套的吧。”相叶雅纪依旧是笑嘻嘻的,好像并不在意把外套给二宫和也后的自己身上只剩下一件白色背心。

二宫和也皱了皱眉,想把外套还给相叶雅纪,毕竟这样看来,更容易感冒的是穿得更清凉的相叶雅纪才对。手刚碰到外套就被捉住了,疑惑地抬头,看到相叶雅纪笑着摇了摇头,“不可以哦。我比nino结实,不会感冒的。”

被识破的二宫和也知道拗不过相叶雅纪,只得作罢,吸了吸鼻子,“是啊,バカ是不会感冒的。”

相叶雅纪听了却没恼,反而傻笑出声,“nino,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场景很熟悉啊。”

“嗯?”二宫和也不解地看向相叶雅纪,当与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对上时,眼前的人与记忆里的,重叠上了。


“诶?nino你的手套呢?”相叶雅纪偏头发现二宫和也玩着掌机,手被冻得有些红。

二宫和也头也没抬,“落在乐屋了吧。”排练结束他们这群Jr都冲进乐屋,大家都想着早点回家吃饭,急急忙忙地大概就忘掉了。

相叶雅纪还想说些什么,电车里的广播正好响起,他们要下车了。

雪刚停,车站外都是白白的。二宫和也是习惯性的沉默,而相叶雅纪却是意外的安静,只听得见踩在雪上发出的嘎吱嘎吱的响声。

手被忽然地拉起,二宫和也转头看去,相叶雅纪把自己的手套塞到他的手中,“快戴上,不然你的手会冻掉的!”两颊都冻得红红的,却还咧开嘴笑得灿烂。

“不要,你也会冷。”立刻拒绝,二宫和也把手套推回去。

相叶雅纪也不肯接手套,“我不会冷的!你看你刚刚都打了个喷嚏,万一感冒了呢!”

二宫和也很想说,戴不戴手套跟感冒是没有关系的,但相叶雅纪已经强行把一只手套戴上了他的右手上。
“喂!”二宫和也不满地喊出声。

相叶雅纪却还在笑,“放心,我不会感冒的!”想继续戴上另一只手套,而有了防备的二宫和也是不会让他得逞的。

始终没办法戴上另一只手套的相叶雅纪苦恼地站在原地,挠了挠头。二宫和也有些得意地弯了弯嘴角,刚想趁机把戴上的手套也脱下来,左手就被相叶雅纪紧紧握住了。

相叶雅纪笑得狡黠地冲他挥了挥戴着手套的左手,“这样我们就都不会感冒了!”

二宫和也盯着相叶雅纪的笑颜微微发楞,一时语塞。被相叶雅纪握住的手感觉发着烫,明明两个人的手都冻得冰凉。

“真是拿你没办法,都说了我不会感冒的,还是不肯好好配合我。”相叶雅纪的手指从指缝间挤了进来,二人变成了十指相扣,“还好我机智~”

二宫和也低下了头,“是啊,バカ是不会感冒的。”脸上却是带着笑意。


相叶雅纪收了伞,用力甩掉上面的水,“果然还是需要买伞才能回来啊。”

“不然呢,你还想在那站一天啊。”二宫和也蹬掉鞋子往屋内走。下一秒被扑上来的相叶雅纪从身后抱住。

扭了扭表示反抗,“干嘛啦!”

“nino,”埋在自己肩上的人声音略带鼻音,“我头有点晕。”

“都说了你会感冒吧!”二宫和也立刻跳脚,挣开相叶雅纪,把他按在沙发上,“坐着别动,我去给你找药!”

这时相叶雅纪倒一副没多大事的样子,反过身趴在沙发的靠背上看着找药倒热水的二宫和也傻乐,“还好那天你没有感冒。”

二宫和也动作一顿,又立刻拿起杯子走过去,“喝掉,别废话。”相叶雅纪乖乖拿起药丸扔进嘴里,接过水杯。

吃完药又是看着二宫和也笑,眼角都挤出了褶子,“还好这次你也没感冒。”

二宫和也放下水杯,突然转身,撑着沙发靠背就吻上了相叶雅纪微张的唇。

舔了舔嘴角,二宫和也笑得撩人,“其实,我不介意和你一起感冒的。”二人的手在刚才牵在了一起,手指互相交缠着。

现在是,那个雪天也是,只要和你一起,什么都无所谓了。


走在纯白的世界里,十指紧扣的少年脸颊都是通红的。偷偷瞄对方一眼又飞快收回目光看向地面,只是紧了紧牵着的手。

即使很冷,却都希望这条路永远不要走完。

想这么一直牵着走下去。

我们一起。

评论(2)
热度(24)

© 繁凡 | Powered by LOFTER